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其他 正文
英记者:治疗舒马赫专家有信心 医院习惯接诊大人物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3-12-31 08:10

成都商报带来车王入住法国医院现场直击

  成都商报特约记者虞乐发自格勒诺布尔

  核心提示

  在舒马赫发生事故之后,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联系上了一名与舒马赫同在阿尔卑斯山附近滑雪的中国留学生。以成都商报特约记者的身份,他前往法国的格勒诺布尔大学医院进行了探访,为读者发回第一手的现场报道。

  现场记者:

   舒马赫目前没有转院打算

   医生对他的治疗很有信心

   医院医生:

   如果他没戴头盔,或许他不会那么幸运地来到这里

   肿胀挤压到了颅骨,这种压迫可能是致命的

  格勒诺布尔大学医疗中心的家属等候大厅已被辟为临时的新闻发布中心以方便媒体和热心的车迷第一时间知道舒马赫的状况,即使是增加了不少座位,依旧座无虚席,没有受邀的媒体和车迷还是只能站在大厅后方等待新的进展。在临近中午点的时候,舒马赫的经纪人和主治医师发布了舒马赫最新的健康状况,他的伤情已经得到了控制,目前专家正对手术风险进行评估以选择最优的治疗方式。末了,舒马赫的经纪人对大家的关心表示感谢,并表示也会通过官方的平台发布资讯,希望大家不要忧虑,舒马赫一定会尽快康复的。

  末了,人群散去,我截住了一位走得稍慢的记者,黑色的西装收拾得尤其整齐,虽然一脸倦容,还是用他严谨的英伦腔调回答了我的问题。“舒马赫先生的健康状况恢复得很好,目前也没有转院的打算,来自欧洲的专家对他的治疗很有信心。”这位来自英国某著名体育媒体的人士保持着一贯严谨的新闻态度,他说他下一步将要去调查一下事故滑道。

  在与他告别之后,我来到了医院的脑外科医生的办公室,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名叫凯瑟琳·鲁斯巴姆的女医生,这名女医生大概40岁左右,在知道我想要询问舒马赫的情况后,她表示,虽然自己并不是舒马赫的主治医生,但也乐于谈谈这件事情。

  “脑部的复杂情况让短期内对创伤进行诊断是不可能的,需要的时间从几周到几个月都有可能。”谈到目前的情况,凯瑟琳用了“十分严重”来形容,“虽然我并不是他的主治医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了解这件事情。他在刚被送来时,脑部已经出现了肿胀,并且挤压到了颅骨。”

  “而这种情况,也对脑部非常关键的结构,带来了压迫。”凯瑟琳说,这种压迫有很多时候会是致命的,“人的大脑是一个精细的器官,尽管他当时带了头盔,但这也仅仅是让他避免了比较严重的外部伤害。当然,如果他没戴头盔,或许他不会那么幸运地来到这里。”

  凯瑟琳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称,既然舒马赫到现在还没醒,说明他的脑部或许是遭受了弥漫性轴索损伤,“这将导致他的脑部会继续出现出血,甚至有可能在脑中出现血块,或者在颅骨下的位置,这需要尽快移除。”

  此前有报道称,舒马赫在事故发生后仍然存在意识,并且能够说话。对此,凯瑟琳称,这种情况也比较常见,“之前我们说过,是脑部受伤,导致颅骨受到挤压,这种挤压就是由于脑外溢血造成的。这是脑出血的一种,开始时,患者在受伤后还能够神志清醒。然后随着血肿的形成,颅内压上升导致一些症状的发生。”临走时,凯瑟琳表示,这些其实都是自己的猜测,她也希望舒马赫能尽快好起来,“我也喜欢赛车。”

  车迷自发前来为车王加油

  上午时分,格勒诺布尔大学医疗中心的大门外依旧有许多人群在焦急地等待着,圣诞的喜庆气息似乎在这里消散了不少,他们脸上带着些忧郁的色彩,用英语,法语,德语还有其他的一些语言低声地交谈着,偶尔也会大声地说着一些打气的话,其中也不乏一些亚洲人的面孔,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的游客居多。我与一名身着舒马赫比赛服的法国青年攀谈了一会儿,他是一名格勒诺布尔大学的学生,隶属于F1同好者的社团,即使圣诞假期正酣,他们还是有二十余位社员自发地组织起来为舒马赫加油。社团里有一位来自格勒诺布尔大学医学院的女生,用带着意大利口音的法语介绍了一下这个医疗中心的情况,并且很笃定的相信,这里完善的医疗设施和从各地赶来的专家们会一定会使舒马赫尽快地康复。

  安保进医院无需特别证件

  医院的大门可以看到一些身着制服的安保人员,但并不很多,似乎只是比平时稍稍加派了一些人手,进入医院也只需要时简单地检查一下,并不需要特别的证件,只是如果携带了录音笔,相机和摄像机一类的器材才需要特别的说明一下。医院里候诊的病人并不是很多,用于等待诊断的座位也未满,大概是因为怕打扰到其他病人的缘故,车迷们都很自觉得在医院门外等待着。

  格勒诺布尔医疗中心的病友也很热情,非常乐于跟我们谈谈新来的“大人物”。“你们知道吗?”一个典型的大鼻子法国人这样八卦着“特护病房新来了个体育明星,门口站着几个黑大个保镖,这里其实老有一些名人来治疗,因为这儿有阿尔卑斯山最高难度的几条滑道,大人物不是就好这口吗?”

  伤情解析

  不谈后遗症如何保命才是关键

  舒马赫已接受48小时诱导昏迷治疗,这是目前能帮助他的最好手段

  车王舒马赫因滑雪意外受伤,并生命垂危,这个消息也让许多车迷潸然落泪。根据舒马赫所就诊的格勒诺布尔大学医院发布的声明来看,车王最严重的伤是在脑部,并且是在右脑。而他的主治医生也同时表示,舒马赫目前已经接受了持续48小时的诱导昏迷,“这是目前能帮助他的最好手段。”

  “医疗团队正试图和时间赛跑”

  根据舒马赫的主治医生,让·弗朗索瓦·佩恩的说法,舒马赫目前仍旧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我们无法确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也不能向他或他的家人保证什么。”而医疗团队中麻醉师也表示,医院方面如今已经对舒马赫进行了持续48小时的诱导昏迷,“目前我们已经将舒马赫的体温下降到35摄氏度以帮助他脑部消肿,并正在使用氧气帮助他停止没必要的脑部活动。这是目前最有利于舒马赫恢复的方法,同样是也他惟一的机会。”

  “我们在发现舒马赫遭受脑部撞伤和水肿后就立即进行了该项治疗,避免他遭受更重的脑部机能伤害。”佩恩称,医疗团队目前正试图和时间赛跑,“我们正在用最稳妥的办法试着争取一些时间,让我们能够进一步完善我们的营救计划。”

  舒马赫右脑伤情更严重

  不过,对于舒马赫能否完全康复,佩恩表示,自己目前根本没有精力来思考这些,“进一步的治疗即将进行,我们知道从这些治疗方案中能期待什么。但目前我没法透露更多信息。我没办法告诉你们,我们正在哪种方向上进行治疗,同时,我也没办法和你们讨论后遗症,如何保住他的命,才是我们现在最需要关心的。”医疗团队的另一名医生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舒马赫的脑部损伤十分严重,“并不排除有永久损伤的可能。”

  同时,这名医生称,舒马赫的大脑左右两侧都遭受了严重损伤,但右侧的大脑的更加严重,这也是他们现在最为关注的部分,“颅内出血的情况,正是出现在他的右侧大脑,尽管我们已经完成了引流,但情况仍旧不乐观。”同时,院方推测,舒马赫当时的滑行速度应该很快,“大脑的构造十分精细,些许的撞击速度变化,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根本无法借鉴此前的治疗方案。”

  成都商报记者沈轶编译

 [1] [2] 下一页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袁露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 电话:0791-86849032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足球
>> 花花体育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