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小球 正文
孔令辉忆03世乒赛:一个走神十年遗憾 中国强在哪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3-05-13 10:03

  孔令辉一个走神,十年遗憾

  十年前的巴黎世乒赛,男单只有我进入四强,是中国队坚持到最后的人。现在回想起输给施拉格的那场比赛,我仍然觉得很遗憾,它直接影响到我2004年奥运会没能报上单打,不然我是很有机会的。后来我也没再看过这场比赛的录像,我一般打过的比赛自己都不看,因为比分我都能记得挺清楚,这可能是我做得不太好的一面。

  2003年巴黎世乒赛给我的感觉是,在5局3胜21分制的时候上来可以慢慢打,改了7局4胜11分制以后,比赛前必须要准备得很充分,因为比赛过程太短,心理压力太大。

  想告诉十年前的自己,别走神

  2003年巴黎世乒赛是第一次在世界比赛中采用11分制,整个队对打11分的心态掌控能力都做得不好,因此当时我们打到第7局的比赛全输了。我当时打吴尚垠的时候,就不是很轻松,对邱贻可是在1比2落后的情况下逆转。在半决赛碰到施拉格时,我有点过分自信了,因为我在21分制的大赛中从来没输过他。

  现在回想起来,那场比赛比较关键的是我大分1平第三局7:3领先的时候没有拿下,输了那局以后一下就比较被动,一直到输到1比3落后,追到3平,第七局一直咬着,从5:8落后追到12:11领先。当时现场观众哄得比较厉害,我记得当时球台上有水,我擦了擦,这时候就有点走神了,发球发了一个半高球,连丢3分输了比赛。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有点过分自信了,我想当然地以为施拉格被我反超后,已经崩溃了,结果对方根本没崩溃,反而我一走神,那场比赛就输了。

  作为那次世乒赛中国队唯一一个进入男单半决赛的人,其实我机会很好,如果赢了施拉格,拿冠军的概率就很高了。输了球主要对整个男队的影响比较大,那次比赛我们其他项目都赢了,就男单在最后打丢了。刚输球的时候,真挺难受,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过了这么多年再想起来,还是觉得遗憾。

  当年的决赛我们就是看着玩,我开始认为朱世赫赢的机会大一点,他当时还算是新秀,赢了李静、马琳和格林卡。不过削球已经有几十年没拿过冠军了,我记忆中削球拿冠军还是看黑白电视的时候。

  对我自己来说,11分制代替21分对我影响不是很大,主要是改大球对我有影响,我本来发球就不好,改了大球以后,对发球更有影响。如果打2003年世锦赛的时候我没有拿过大满贯,肯定不会走神,也不会因为没输过施拉格就那样盲目自信。

  现在要是对十年前说点什么,就是别走神。我现在也会用那次教训教现在我的运动员,盲目自信就会导致失败,一定要时刻有危机感,盲目自信就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我现在也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在打到关键分的时候轻敌,我一直处于落后在追,只领先了一次,就想当然感觉他完了,结果自己发球自己都没踩到点儿上。

  当年我打完大满贯以后,对自己的要求不太高,总觉得小的队员还嫩呢,觉得自己打2004年奥运会没什么问题,一直到奥运会上我的思想也没紧凑,奥运会双打输完我回忆了一下,我和王皓配对打得最别扭的一次就是跟老瓦和佩尔森,但赛前没有想起来。其实奥运会前打韩国公开赛,我和王皓就被打到第七局7:10落后才逆转,但在奥运会上,气氛造成我们压力很大,对方也和平时打得不一样了,我们被完全控制住了。

  2004年输球后我一方面在自我调整,一方面就是安慰王皓,当时我们俩住一屋,我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他,那时候他第一次打奥运会,双打一上来就输了,后来王楠也输球,马琳也输了,整个中国队都被压抑住了。现在回想我和王皓当时的配对是有漏洞的,短球上我们俩的处理都不好,不像我和刘国梁配对时,他短球好,我们的互补性比较强。

  到2005年世锦赛,依然是我和王皓配对,当时我加强了一下反手拉球,我们的短球也都有所提高,拿到双打冠军后我比较兴奋,因为距离我在天津拿第一个世界冠军正好是十年,而且决赛我们双打赢的是波尔和许斯,赢外国人更兴奋。

  重点打造女队员的心理

  2006年我退役之后当教练,到女队带郭跃、刘诗雯、木子和姚彦。前两年比较顺利,因为她们比较小,想法也比较少,技术提高得快一点,等到她们拿到了一定的成绩,想法比较多的时候,沟通上就显得没那么好了,队员们很多心态上的问题暴露了出来。运动员打到关键比赛时心理素质特别重要,一直到2009年之前我都觉得队员们做得还可以,到2010年世乒赛团体刘诗雯丢了两分,当时没有很好地预判到她在大赛中的状态。包括对丁宁也是,对困难估计不足。输球对刘诗雯打击很大,心态上的波动就更大了。郭跃是在亚运会输了女单,对她心理影响大一点,她从小没有面对过这么激烈的竞争,一直比较顺,一输完自然就有危机感了,再加上郭跃自身调节能力、意志和分析事情的能力不太强,那一年就不是很稳定。

  现在看2010年,从势头上来讲,刘诗雯和丁宁当时都不错,刘诗雯因为2009年拿了世界杯冠军,当时都说她是“一姐”和“接班人”了,世界排名也排在第一。运动员就是这样,捧得多高,摔得就有多狠。李晓霞在心理上经历过很多磨难,2007年世乒赛女单决赛在3比1领先时输了之后,直到拿完奥运会冠军,她整个人才放开了,理解事也更准确了。丁宁意志比较顽强,性格也很开朗,走出困境就很快,在经历过2010年输球后,在第二年就有了很大的反弹。

  男队员和女队员的思维方式差得特别远,很多从男线转到女线的教练员都有这种感受,技术上让女队员模仿男队员很容易,关键还是练心理,看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稳定地发挥出来。以前我和队员沟通,她们不明白的时候也在点头,我就以为她们都明白了,她们不像男队员会说“我们没听明白,你再给我解释解释”,女队员不容易表达出来,这就更需要教练和运动员有更多的磨合。

  运动员在成长初期技术上提升得比较快,而且抱着拼的心态去打比赛的时候是最容易的。像现在的朱雨玲、陈梦和年纪再小一点的队员,都处在比较拼的时候,打得好一片赞美之声,打不好了也没人说什么,都觉得正常。但当她们有一定的成绩,就要看她们的能力能不能稳中有升,这时是比较难的。比如现在丁宁所处的位置,她也有自己需要提升的技术环节,对手对她的冲击也越来越厉害,研究她的人越来越多,难度也越来越大,面对小孩的冲击,能不能拼得出来,能不能放下架子。

  中国队赢在团队

  我没来女队之前,说实话不太看女队的比赛,只记得张怡宁打球的时候,板数比现在更多一点。这十年,我觉得首先从身体素质方面对运动员提出的要求更高了,改了大球后,回合越来越多,运动员自己也越来越重视体能训练,没有体能作为支撑很多技术发展不了,身体的能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提高,很多球打出来就能接近男队员。从力量、旋转上,女队员无法达到男队员的水平,但是在落点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男队员可以打到的地方,女队员也可以打到。女子乒乓球今后发展的趋势在此基础上也要因人而异,李晓霞的球就比较转,质量非常高;丁宁球的回合更多一点,对她体力的要求也更多;刘诗雯速度很快,需要再结合一点旋转和变化。

  现在看我们的对手,我觉得亚洲队的总体成绩还可以,和我们有一定竞争力,如果中国队稍微处理不好或者有点松懈,输的可能性还是很大。欧洲总体差一点,因为欧洲观众对女运动员的关注度不高,不光体现在乒乓球上,在别的项目上也是一样,她们在收入上跟男运动员差距很大,成绩上比亚洲差很多,纯属靠自己的热爱在努力。所以中国乒协组建训练营,让年轻队员过来训练,就是想帮助她们提高整体能力和实力。但这些训练营比不过中国队的专业训练和保障,所以中国乒乓球是赢在体制上,赢在整个团队上。

  李晓霞要肩负起传帮带的责任​

  第三次直通第一天的决赛打得很精彩,丁宁和朱雨玲一直都在你争我夺,场面上很激烈,发挥得也算淋漓尽致。尤其在第五局的时候,比分从2:2到8:8一直在交错上升,关键时刻小朱在经验上稍微差一点,有点着急。丁宁显得出手更果断坚决一点,这很正常,丁宁已经是世界冠军了,经历得比较多。但是总体来讲,两个人都已经调动了所有能力,第五局每个球都挺精彩的。第二天决赛朱雨玲和陈梦两个小将发挥得很好,只是陈梦在第四局10:7领先的时候没有把握住优势,稍微有点着急,那几个球输得太容易了,最后被逆转。能打出这种效果,球迷看得很过瘾,连我们自己都觉得好看,队内比赛能打成这样很不容易。

  在封闭训练中我们围绕已经确定参赛的6个重点队员制定具体的训练计划,也要根据后面一段时间运动员的表现和状态,最后确定第7张入场卷的归属。女双第一次报名的是李晓霞/郭跃、刘诗雯/丁宁、朱雨玲/陈梦,如果她们当中有人出现伤病,可能还会更改名单。

  打直通比赛也是为了练兵,练运动员的心态。最后一次直通比赛之前丁宁的压力很大,在第一次大循环中她曾经输给了陈梦和朱雨玲,当时我找她聊了聊,她那时是9连胜,所以对小将的重视程度不够,准备得还不充分。第二次直通丁宁两次输给胡丽梅,第一次没重视,第二次体力上吃点亏。第三次直通之前,我找她谈了,也给了她压力,我说参赛名额你不打出来,怎么面对那么多你的球迷?光靠教练给的名额,你面子上自己也下不来。所以她赢完比赛也很兴奋,像打奥运会似的,对她们来讲,国内比赛难得能刺激到这种份儿上。

  队员有时候需要压力去刺激。打第一次大循环时,李晓霞只有最后三场球全赢了才能出线,当时我也比较担心,如果她第一次不能出线,打第二次直通时她要去开“两会”,所以当时就给她压力必须要赢,她也扛下来了。奥运会结束后,我跟李指导(李隼)也聊了,现在李晓霞的思维方式有了很大的提升,在会诊的时候聊得比较到位,头脑也很清醒,我们也在不断灌输她要在队里起到榜样的作用,她又是人大代表,又是奥运冠军,要起到领军人物的作用,除了自己要打好,还要肩负起传帮带的任务。

  十年,从二次创业到三次创业

  在这十年,乒乓球也从二次创业,进入到第三次创业中。二次创业是要把我们的优势扩大化,在这十年里,中国队的成绩相对比较稳定了。三次创业就是要让乒乓球有更长久的生存空间,让乒乓球的影响力和观赏性都得到提高,尤其是多吸引青少年参与。我们现在也在慢慢摸索,想办法把现场观众和电视机前观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想把乒乓球玩活就不能光打比赛,需要增加一些娱乐元素。国际比赛都是有一些娱乐元素的,有一些文艺明星也愿意参与进来。

  三次创业的难度是,要在保证成绩的前提下,让乒乓球有多元化发展。要想发展就需要时间,这次我们在广东河源打第三次直通比赛,就拿出了运动员的训练时间,让世界冠军都来参与,进行一些现场互动和慈善活动,而不仅仅是4个人来打比赛。

  现在的队员比以前更有个性,在第三次创业中需要她们发挥出个性。在鄂尔多斯第一次公开表演了骑马舞,据说当天网上的视频点击率就40多万,我当时还逗王璇说你打球都不见得有40多万人看。我觉得与其请歌星来调动气氛来表演,不如我们自己来。在河源我们安排运动员唱歌,刚开始她们还不好意思,觉得比打球还紧张,担心唱不好,结果到现场全是真唱,我觉得她们只要敢上去展示自己,就赢了。

来源: 乒乓世界杂志
编辑: 余益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27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足球
>> 花花体育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296号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药品信息服务证
江西日报社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