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其他 正文
柔道冠军揭体育界黑幕应问责谁?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3-03-25 20:26

  新浪体育讯陕西延安市的一名前柔道选手庄朵朵在微博上爆料,揭体育系统黑幕的新闻,这两天成为了体育新闻焦点。诸多网友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也有人痛批中国的体育保障制度,不少人为庄朵朵鸣不平。本文试图对庄朵朵揭开的“黑幕”进行一次理性的分析。

  据庄朵朵自己发微博以及接受采访的时候披露的内容看,她揭出的黑幕包括以下几点。

  1、2008年为了参加陕西省内的比赛,延安市体育局给庄朵朵以其姐姐庄苗苗的名义进行报名,参加了比赛,她获得了2008年陕西省青少年柔道第十四届运动会年度比赛女子甲组-57公斤级的冠军。

  随后2010年,延安市再次作假,以姐姐庄苗苗的名义参赛的庄朵朵代表延安市获得了陕西省第十四届运动会柔道比赛的女子甲组-57公斤级冠军。

  如果庄朵朵的爆料是真的,那么以她现在21岁的年龄,2008年的时候她大概是16-17岁,按照规定,她小于18岁不能参加甲组的比赛。

  中国体育圈一向有改年龄的各种“传统”,足、篮、排、乒、羽等有年龄改小,以大打小的“传统”。而有年龄限制的体操甚至跳水则有改大年龄,趁着体重轻盈,不用费劲控制体重参赛,以小打大的“传统”。

  庄朵朵柔道以姐姐名义参赛,应该是他的教练认为庄朵朵具有了一定的实力,可以直接参加比赛,这样也可以尽早为省队输送人才,在自己的执教政绩上有所帮助。

  这应该是延安市体育局被庄朵朵抓到的最大痛脚。如果庄朵朵的爆料是真的,从造假的本质和体育竞赛公平性上,应该对责任人进行批评和进行处罚。

  2、对于教练克扣奖金的问题,庄朵朵有各种描述,比如“当运动员这么长时间拿到的最多一笔补助是300元。”“在一次省里比赛中,我拿了5000元的冠军奖金,但是到我手里最终仅剩3000元,其中的2000元被教练拿走了,教练员有他们自己的收入渠道,虽然钱不多但是让人感到不解。”

  “另外,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卡,按道理每个月都应该往里打钱,这些钱包括伙食补助,营养费,训练奖金,集训奖金等等,但是我几乎没看到往卡里打钱,几乎是空卡,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些钱最起码应该有个三五百吧,但是我几乎一分没看到,我想知道我的钱到哪去了,谁拿了?”

  在国内教练和运动员的工资矛盾时有爆发,从以前的艾冬梅事件到后来的孙英杰老公汪成荣[微博]告状,都曾经在国内引起过很多议论。随着这些事情的过程,目前在国内教练和运动员的收入分配问题,有着越来越严格的各种规定(虽然有些规定不一定合理)。从庄朵朵的话中看,她没提到过工资,不知道这个卡是否也包括工资,而5000奖金3000到手这种比例,似乎也可以从体育局的内部进行调查。因为从体育局的回应中看,他们当初和庄朵朵是有合同存在的,合同中也应该有工资、奖金数额,以及按照什么比例或者规定进行分配。如果存在克扣运动员工资、训练奖金的情况,庄朵朵完全可以提起诉讼。如果那笔5000元的奖金教练拿走40%是符合运动员和教练员分配规定的话,庄朵朵很可能会和汪成荣的上告一样得不到什么结果。

  3、关于看病的问题。庄朵朵表示自己因为长期艰苦训练,因此患上了哮喘病,一直希望体育局给看病,但是局长推主任,主任推科长,就是没人提这茬儿。

  陕西省重竞技体育中心主任杨长岭在接受采访时的回应是:“庄朵朵在队里时曾经两次感到身体不适,后来都是队里给她送到了医院负责治疗,而且这两次得病都不是在运动中而是在平常的生活中,因此,我希望庄朵朵和体育局一起到权威机构进行鉴定,看是否是因为训练引发的运动性哮喘。至于她的医保,我想根据政策只能这样,她自愿退役,合同终止就没有医保,不过她的情况局里会考虑研究,但也要走程序。”

  从双方的描述看,庄朵朵确实是有哮喘病,至于这种哮喘病是庄朵朵训练比赛的时间发作的,还是在训练比赛结束后,回到宿舍发作的,笔者认为没什么区别。因为都是在体育局系统内效力的时候出现的,而且有可能具有关联关系。要是按照体育局回应的逻辑,以后领导们去看感冒的话,医生是不是要分清他得感冒的病毒是在单位进入的鼻腔还是在家里进入的鼻腔,才能决定是否给予报销

  既然事情已经出现了,而且被捅得尽人皆知,陕西省体育中心就应该更人性化,更主动一些,带着庄朵朵到北京的大医院来看看病,做一些确诊工作,别再在陕西找亲故叔舅的去看病,最后闹得还受权威质疑不愉快。新浪体育在了解柔道界改年龄可能性的时候,曾采访奥运冠军庄晓岩,庄晓岩表示,“运动员训练不容易,所以从道德角度考虑,也应该给运动员在现役期间出现的伤病进行检查和给出合适的交代。”

  陕西省体育局在接受《华商报》采访的时候,陕西省重竞技体育中心主任杨长岭曾说,“她们家(庄朵朵家)还希望得到一笔赔偿金,但是数额比较大”,“我们中心的相关人员正在同她们家积极沟通,希望能够对她给予帮助。”既然认识到了问题,就该积极主动协商,做出一个合理的安排。

  从这里看,陕西省体育局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并没有回避,只不过在金额上双方存在分歧,需要进一步商谈。那就别拿着官方的架子,主动一点。双方商谈出一个合适合理的结果,至于这数额有多巨大,相信会有一个合理的评判,庄朵朵如果以此为要挟胡要,也不可能获得社会支持。

  4、此外,据陕西省体育局引述说,庄朵朵和她的父亲希望给安排工作上学,而杨长岭表示,根据规定“只有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和成绩才能够进入国家优秀运动员序列,唯有在进入这个序列之后,中心才会给予相应的待遇。”这里官方的回应应该是有道理的。庄朵朵参加过最高等级的比赛不过是全运会的预赛,她甚至没有邹春兰的全国冠军头衔,没有才力的亚洲冠军头衔,更不是艾冬梅这种世界前10的历史最高成绩。像她这种情况的中国省市自治区的省运会冠军车载斗量,世界冠军都安排不过来呢。没有一个考核标准和严格执行的规定,势必会出现一朝当了运动员不论产出如何就躺着要政策的事情。

  从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搓澡,到拿到过世界前10马拉松成绩的艾冬梅伤残上告,最终被安排回老家当铁路职工,中国的运动员退役保障问题一直受到各方面的关注。

  实际上,中国是体育大国中,运动员退役保障规定做得较为完善的,而我们的体育系统退役矛盾很多是社会发展失衡造成的这主要体现在运动员的普遍低学历,社会再进入发展能力弱;以及糟糕的健康保障上

  日本和美国这样的国家都没有奥运奖金(目前日本有了训练津贴,以前是没有的),选手基本上靠赞助商和奖金生活,也存在有有钱的项目和冷门穷项目的问题。穷的项目选手甚至要自己砸锅卖铁自己训练参赛。美国奥运选手退役后去当保安或者复印店员工,端盘子的比比皆是。韩国的体育选手也分三六九等,奥运冠军每个月都可以从国家拿到终身的奥运津贴,而一些没有什么国际成绩的选手,比如短道速滑的全国冠军,一个月只赚80万韩元。韩国的奥运会跳马冠军杨鹤善成名前住在蔬菜大棚里,家里常年吃方便面,生活拮据的退役选手大有人在。

  和中国不同的是,这些发达国家的运动员很多都是大学生,或者大学毕业后另谋发展,而不是像中国这样,运动员退役后要么买断给一笔退役费。或者体育系统自己消化,成绩好的进入仕途,有头脑的当教练。不少运动员除了自己所练的体育项目外,缺乏进入社会再发展的能力,最终流落到社会贫困层。因此,在不符合原有的上学和安排工作的情况下,陕西省体育局或者延安市体育局也应该给予自己的选手一个退役的保障安排,毕竟庄朵朵才21岁,在做出合理的医疗诊断后,也应该帮助庄朵朵寻找合适的就业培训或者学习计划,不使得后来者寒心。

  除了社会发展能力不足外,中国还存在社会健康保障覆盖能力弱的问题。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英国人很骄傲地展示了他们的全民健保。在发达国家,运动员有普通的个人健康保险,还会有运动员的健康附加保险。甚至职业赛事其所效力的运动队和俱乐部还会有更为专业精细的保险。而中国目前依旧糟糕的全民健康保险社会问题也反应到了体育层面,健康保险甚至成为了一种奢侈品,试问如果中国有着完善的个人健康保障,刘翔等优秀运动员得到看病的便利还会受到大众的质疑么?

  庄朵朵的看病问题,更多的是社会大范围的健康保障缺失在一名运动员身上的集中体现

来源: 新浪体育
编辑: 郑小波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27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足球
>> 花花体育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