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其他 正文
黄穗事件暴两管理漏洞 玩失踪使其至少损失10万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2-04-11 08:30

  3年前移民澳大利亚,3个月前决定复出,1个月前办理好代表澳大利亚参赛的资格,伴随着成都商报连日来对前羽毛球世界冠军黄穗“失踪门”的调查,最初的问号其实也都已经基本找到了答案。迄今为止,除了身在悉尼的黄穗本人依然保持沉默之外,包括湖南省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负责人、澳大利亚羽毛球协会以及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内的多方人士也都已经表明了态度,黄穗湖南省羽毛球中心副主任的职位也已经被免,自动离职的处理也已经在审批的过程之中。

  然而,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越来越多的体育界人士以及专家、学者对于由黄穗“失踪”所带来的中国退役运动员,尤其是优秀退役运动员的管理问题,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为何黄穗移民3年,湖南方面依然在向其发放工资?为何中国羽协同意黄穗代表澳大利亚参赛竟然没有想到通知或询问湖南省体育局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

  现象:三年不在岗照发薪

  “湖南羽球中心人事管理有问题”

  关于黄穗为何不告而别,举家移民澳大利亚,外界传言较多。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有两个,其一,湖南方面曾经先后11次劝她参加北京奥运会,但她还是选择在2007年年底选择了退役;其二,湖南方面曾经明确要求她代表湖南参加2009年的全运会,为家乡做最后的贡献,但她依旧没有“听进领导的建议”。这两个传言是否属实?坦率地说,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对于湖南来说,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世界冠军级的运动员,当然希望她能够尽可能地“为省争光”,而对于黄穗来说,嫁了一个老板级的老公,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奋斗”,也同样是“个人的自由”。不过,看上去似乎谁都没有错,最终却闹出了湖南省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要刊登公告“寻人”的笑话,便不能不让人从更深的层次上来寻找问题的原因与症结了。

  面对外界的诘问,湖南省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给出了两个解释:一是黄穗最初不上班是向单位请了产假的,后来才联系不上她;二是考虑到黄穗对湖南羽毛球乃至中国羽毛球做出不少贡献,所以处理起来才更为谨慎。乍听起来,该中心不仅没错,甚至更加人性,但在著名体育学者易剑东看来却并不是这么回事:“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产假一般是4个月,最多是半年,可黄穗已经是三年多没上班了,按照事业单位的相关管理条例,早就该按自动离职处理了。这件事还是反映出该中心在对优秀运动员的特殊照顾下,对其劳动纪律方面的明显疏漏。”

  与易剑东持类似观点的,还有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昨天晚上,在其腾讯体育的独家专栏中,白岩松便毫不客气地指出:“恐怕没法谴责湖南体育局的哪个人,早说了,体制之弊!也就不是哪个人的责任。只不过黄穗把火玩得有点大,闹出的动静更大。可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在现如今的中国,拥有一官半职却不谋其政的冠军们还有多少?简单回答:太多了!估计也是位置留着,工资开着,人家该干吗干吗!整个就是一个待遇!可是,在其位不谋其政,该算是怎样的一种浪费!”

  此外,在成都体育学院教授、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生导师郝勤看来,中国的好多运动员其实是“被当官”,因为取得了运动成绩,于是作为一种“待遇”,他们便被推到了“管理者”的位置上:“这不仅是湖南省羽毛球中心的问题,而是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带来的中国式问题。国内还有那么多退役运动员找不到工作,得自谋生路,可偏偏要给予极少的运动成绩优秀的运动员一些特殊照顾,在编不做事,不就相当于国家‘包养’他们,但事实上他们的从业资历和知识水平并不见得能够胜任管理方面的工作,毕竟优秀的运动员并不等于优秀的管理干部,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由此看来,中国体育还是需要真正的商业化、职业化。”

  不过,易剑东也表示,其实类似的事情不只发生在体育系统,在其他的事业单位也同样存在,并且媒体也曾经报道过,只不过因为黄穗是世界冠军,所以才引起更多的关注。为此,他建议湖南省体育局的相关部门在适当的时候正式对这件事作出说明。

  现象:一个月前中国羽协点头,一个月后湖南还在寻人

  “沟通渠道的确出了问题”

  在外界将批评的矛头慢慢地由最初的黄穗转向现在的湖南省羽毛球中心的时候,湖南方面其实也有自己的委屈:一个月前,澳大利亚羽协便已经就黄穗参加本次黄金大奖赛的事宜与中国羽毛球协会进行了协商,并得到了中国羽协的同意,可湖南方面对此却毫不知情,直到最近两天才通过媒体得知相关过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熊倪昨日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时坦言的确是沟通渠道上出了问题,“一般情况下,各运动项目协会和相应的地方运动管理中心应该是同时知道的,或者相差时间也不会太长。但大多数时候,是由运动员告诉其运动管理中心,然后再往上报,但黄穗并没有和省羽毛球中心联系,而是通过澳大利亚羽协直接和中国羽协联系。毕竟黄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参加比赛了,可能中国羽协以为黄穗已经从省里办理了退役手续,所以就没有通知湖南省羽毛球中心,便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那么,针对熊倪所指出的这种“沟通渠道出了问题”,中国羽协又是怎样一种态度呢?最近两天,记者就此事多次打电话联系中国羽毛球协会,但连打了其几个部门的电话,得到的答复均是“不清楚此事”。最终,中国羽协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要求记者传真公函进行了解。昨天下午两点多记者将盖有报社公章的采访提纲传真至中国羽协,对方也确认已经收到。但直到昨天晚上本报截稿,依然没有得到中国羽协的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华社著名体育记者杨明看来,本次黄穗“失踪门”暴露出我们培养运动员的机制有缺陷,今后该让体育回归教育,体育和教育不能再是两层皮,不能再不结合。此外,杨明还认为,这都是以往的唯金牌论或者是过度重视奥运战略造成的恶果,以后应该逐渐有所调整。成都商报记者许绍连周玥廷

  虽领三年工资,却遭自动离职

  算账黄穗亏多了

  这些天,黄穗“领空饷”一直是网上争论的焦点。按照湖南省体育局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唐辉所说,黄穗这三年领取的只是运动员基本工资,平均每月1000元左右,总计大概是36000元。但据记者了解,如果黄穗是按照正常退役程序,她得到的退役运动员安置费远不止3万多块钱。

  湖南省体育局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昨日谨慎地表示,因为安置费要按运动成绩、进队年限等方面计算,现在不能给出黄穗的安置费的具体数字。不过记者从湖北一名已退役运动员那里了解到,他的最好成绩是全国第三名,进队11年,退役时拿到手大概8万多元。而黄穗是世界冠军,进队至今近20年,“她能拿到的安置费应该不会少于10万元!”可如果黄穗按自动离职处理,就不可能得到这笔安置费了。成都商报记者周玥廷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编辑: 刘昌伟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南昌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