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坛 正文
曝南谢案进入公诉期1个月内审判 谢亚龙案情仍不详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2-02-19 08:03

  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一审宣判的第一阶段昨天结束,但前足管中心主任南勇、谢亚龙两名级别最高的涉案人员仍未审判。昨天,记者在与铁岭中院一墙之隔的酒店中,专访了杨一民的律师王树静。据他透露,南勇涉案金额在500万以下,但肯定比张建强的涉案金额(273万)高,预计刑期是15年至无期徒刑。

  南勇涉案金额最高

  在此前公布的案情中,南勇从1997年到2010年13年间,多次收受各个俱乐部以各种名目送来的礼品、钱款,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其中,1999年甲A倒数第3轮,处于降级边缘的沈阳海狮,在南勇的帮助下,3比0战胜吉林敖东。赛季结束后,海狮总经理找到南勇。南勇说:“给了我20万,后来想还给人家,但时间长了,事情就淡化了,而且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也松弛下来。”

  据南勇介绍,很多人来足协拜访时都会送点儿礼,“各种不同方式,有时给你放到办公室;有时一块儿吃饭送两条烟,里面放了钱;或者过中秋节送月饼,里面有钱。各种手法,稍不注意,你拿的可能就不是一般礼品了”。

  至于南勇的案情到底有多严重,王树静通过代理杨一民案从相关权威单位得到了一些信息。他说,“截至目前,我了解的信息是,南勇涉案金额超过杨一民(123万)、张建强(273万),但在500万以下。”

  相关律师在昨天一审判决现场透露南勇涉案金额为100万左右,对此,王树静说,他可以确定地说,“不可能是100万。”

  昨晚,相关律师告诉记者,“从我掌握的信息看,反赌扫黑案件所有被告人中,目前南勇是涉案金额最高、情节最严重的。南勇的问题,反映了中国足协、中国足球的问题,他的问题比较严重,远远超过张建强、杨一民”。

  南谢案进入公诉期

  从杨一民案来看,虽然其涉案金额不多,但庭审时间长达11个小时,可见在侦查、举证方面相当复杂。与杨一民类似,南勇、谢亚龙作为中国足协的前掌门人,在证据采集和起诉书的起草工作上,可能要花去更多时间。

  不过,王树静昨天确认,“南勇、谢亚龙已经进入公诉期。也就是说,侦查阶段已经终结,相关案件材料已由公安机关移交到质证部门、检察机关以及审查起诉部门。从材料移交到起诉部门起就进入了公诉期,目前正在等待审判。”

  那么南、谢是否关在一个看守所呢?王树静说:“南勇和谢亚龙不在一个看守所。他们刚开始可以关在一起,但目前要根据审判地确定。”

  一个月内接受审判

  南勇和谢亚龙作为最重要的两名案犯,何时受审一直备受关注。

  此前,围绕何时开庭审判,相关方面研究过多次,最终确定了目前的顺序。南勇和谢亚龙的案件将放到整个反赌扫黑案件的最后,审理完他们二人即预示着反赌扫黑案的终结。

  对于南勇、谢亚龙等人的具体开庭时间,相关人士透露,南勇被羁押在铁岭调兵山看守所,意味着他将在铁岭接受审判。对于具体开庭时间,王树静透露,“南勇、谢亚龙将在近一个月内接受审判,而且基本可以确定会在3月份的两会前接受审判。”

  或将被判15年以上

  王树静根据自己掌握的有关南勇涉案金额以及情节的相关信息,对南勇的刑期进行了预判,“应该在15年有期徒刑到无期徒刑之间。”

  王树静分析说,“为什么先审判杨一民、张建强,而把南勇、谢亚龙放在后面,我想有关方面是有考虑的。杨一民在整个足球反腐案中,在所谓高领域、高层次的案犯中,他所处地位最低、受贿金额最少、情节最轻、后果最轻,他能判多少呢?实际上,杨一民的判决取决于后续判决。杨一民目前判刑适中,后面的人会相对判得轻。今天的事实也证明,张建强判了12年,比杨一民重”。

  如果出现南勇比杨一民量刑轻的情况,王树静说,“我们就要提出异议,事实上是不是查清楚了,法律程序是否应用正确了,法律是否严谨。”王树静强调,这是他的一家之言。

  >>律师评案

   判决体现司法公正

  对于目前的反赌案一审判决情况,王树静说,他总体是非常满意的,“通过丹东、铁岭两地两级法院比较适中的判决,量刑考量得非常好,体现了我们国家司法体制公平公正。我相信,张建强、杨一民、陆俊、黄俊杰等人的一审判决是实事求是的。在法庭上我们辩论了那么长时间,最终法庭在量刑中体现出了辩护律师的一些合理辩护。”

  王树静认为,杨一民案需要深思,“惩罚一个罪犯,同时也断送了一个科技人才。像杨一民这样的专业人才,应该怎么处罚,是以打击为主还是以打击为辅,或者怎么感化挽救他,需要我们深思。”

  >>未解之谜

   谢亚龙案情至今仍不详

  相比南勇的案情,2010年9月12日就被立案侦查的谢亚龙案一直是个谜。除央视播报中有些细节外,其余难以知晓。包括王树静在内的多名律师都不知道谢亚龙具体涉案金额,“得不到谢亚龙的信息。”王树静说。

  据了解,2006年,谢亚龙曾收受一家俱乐部20万元,但谢亚龙认为,“这是该俱乐部给我的奖励,不是权钱交易,只是联络感情。”2006年,谢亚龙收受前国足主帅杜伊经纪人5万元,长春亚泰在夺冠后还送给他3万元的卡。而对于广药给予他30万元费用一事,谢亚龙说:“这些由法律来审判吧。”

  除南勇和谢亚龙外,还有包括前国足领队蔚少辉、前足协裁委会主任李冬生、前福特宝公司总经理邵文忠等人尚未审判。蔚少辉在足协工作的28年中,多次收受国脚钱款、名表及奢侈品。其中,一名国脚为进国家队向蔚少辉行贿10万元人民币、20万日元以及一块手表。李冬生管理裁判时,每年国际级裁判都要申报一次,为此,“要求进步”的裁判逢年过节都会看望李冬生,“而送钱的都是国际裁判,一般都是1万,个别的有5000的”。也有俱乐部送钱,青岛中能就曾给15万元,目的是得到裁判照顾。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铁岭记者孙永军

来源: 京华时报
编辑: 黎中元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南昌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