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其他 正文
上官具体死因仍无官方说法 5反思不该把偶然当理由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1-12-15 09:23

  上官鹏飞

  武管中心主任高小军昨天特别在会议后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武术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武术运动员选择这个就是挑战极限。没有哪个运动员是为了钱不要命的。散打项目必须总结经验,科学发展,加强标准化建设,不断前进。”

  高小军昨天特别提到,上官鹏飞在比赛中受伤抢救无效逝世这个事件,是武术散打30多年来的首例,“突如其来,令我们为之震惊痛心。纵观散打项目的特色和发展,这一事件纯属偶然,应该正确理解,准确认识,全面分析。我们要避免悲剧发生,以此为戒。认真思考,武术散打项目所走过的历程,有它成熟与不成熟的方面,要客观分析认识问题,不能麻木不仁,不能把这种偶然作为我们可以自我开脱的理由,要把偶然当做教训。”

  反思1

  武术散打标准化建设做得不够

  距成都商报记者了解,“上官鹏飞事件”发生之后,在11月29日到30日,武管中心召集了裁判委员会、教练、武管中心的领导和专家等开了座谈会。目的是“细细地去思考这个项目本身不尽完善的地方。”

  诚如高小军所言,2011年是国家武管中心的标准化建设年,“武管中心已在散打高危项目上制定了一个手册,目前已报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和标准化委员会。武术散打在标准化建设上还要做深做细。”

  反思2

  保险意识差,保险体系不健全

  “中国体育赛事在运动员损伤防护和意外伤害保险上存在多方面的缺失,这不单纯是体育界的问题。”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相较于欧美等国健全的保险体系,中国运动员自身保险意识差,以赢利为目的的保险公司险种设置不全,更高层面的政策保障不到位,加之赛事组织者的侥幸心理,使得运动员受伤的风险和成本大大增加。上官鹏飞事件折射出中国体坛这个尴尬的现实,急需各方联动协调,短期内还很难改观。”

  反思3

  裁判和教练员还不够职业

  “武神传奇”国际职业搏击赛事出品人、来自成都的中国职业搏击名将严弟楠昨天还特别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在上官鹏飞这个悲剧事件中,他仍然认为当值裁判有执裁水平不够、没能有效保护场上运动员的问题,“网上有太多声音是在谴责上官的教练没能及时弃权,这是很不应该的。说到底,还是我们的裁判和教练员还不够职业造成的。”练习拳击和散打出身的科班弟子严弟楠还认为,上官鹏飞事件暴露出的问题实际上是国内赛事的基础问题。

  反思4

  比赛太密集,运动员力不从心

  搏击比赛的赛制和现行的中国体育制度并不相匹配。与国内的官办赛事不同,国外的搏击赛事是职业运动,一名选手参加一场比赛一般需要准备两个月的时间,高级别的选手一年只需要打3到4场比赛,而中国选手一年有全锦赛、冠军赛、散打王等等比赛,国家队选手还要面临世锦赛的比赛要求(甚至还有亚锦赛和国家队的商业外战)。

  比如本次比赛的70公斤级的广东队选手董文飞,11月在海口国家队和泰国国家队之间时,董文飞就从5月几乎连续作战到了11月。国内大级别的优秀选手黄磊在国家队世锦赛后有伤,加上疲劳的情况就退出了散打王赛事。成都本土选手吴强(隶属于上海队)从土耳其世锦赛开始在锦标赛和商业赛之间一直疲于比赛,这次在海口也不得不放弃……比赛密集,这注定造成想职业化的武管中心在操办比赛时力不从心。比如,医疗保障一般都是临时请的当地医生,缺乏搏击医疗专业知识,现场随机应变的能力不足。同时,在药检环节和安全防护环节,中国目前的商业搏击赛事还不具备国外成熟职业赛事的相关运营条件和专业程度。

  反思5

  散打运动员退役后难有出路

  在运动员出路和生活上,“职业”与“非职业”的区别太过明显。除了比赛,国内相当一部分散打选手退役或不比赛时,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比较困难。一位散打选手就无奈地表示,“有时候,我们退役后待遇和农民工没啥区别。”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内散打冠军对记者说:“我们在国家队或者省队比赛,如果成绩好打到全国前三,这样退役后国家可安排工作,或许给些编制,每个月可拿到2100元左右,如果没有取得名次被‘边缘化’,那么除了参加一些商业比赛,每场能拿到几千元的出场费(比如有媒体报道上官鹏飞这次在海口的出场费就仅为4000元),否则根本没有经济来源,省体工队只供吃住不会管你太多,我身边的很多散打师兄待遇都不好,有的卖馒头、有的给人当司机,有的甚至被逼无奈出生入死当打手。”

  上官具体死因仍无说法

  有知情人士曾在12日上官鹏飞去世后向媒体透露,上官的死因主要是因脑干被重拳打击,影响到了心搏和血压的正常运转,最终不治。据成都商报记者昨天从相关医学人士处了解,脑干位于脊髓和间脑之间的较小部分,位于大脑的下面,由延髓、脑桥、中脑三部分组成。脑干的功能主要是维持个体生命,包括心跳、呼吸、消化、体温、睡眠等重要生理功能,均与脑干的功能有关。

  事件发生后,全国众多记者都在与上官鹏飞所在的海口市人民医院联系,试图了解上官鹏飞的具体医疗细节。不过院方始终未对媒体开口,就连上官的死讯都一直没给出确切消息。12日晚,就在上官被宣布死亡后近4个小时,新华社记者终于从海口市人民医院“获悉”了上官的死讯。同时,在描述其过程时表述为“在比赛中遭到对手多次重拳击打后当场晕厥,”但招致晕厥的被击打部位一直未有确切消息,以至于网上遍传各种版本的消息,有说被击打的是后脑,有说是分多次击打最终导致晕厥。新华社记者还透露,医疗专家曾告知上官家人,因为“胸腔与颅脑损伤太过严重,上官鹏飞的情况不容乐观。”

  在昨天的新闻通气会上,武管中心副主任、抢救前线总指挥王玉龙在介绍上官鹏飞入院抢救情况时也没有提及上官的具体死因,只是陈述了抢救的详细过程和上官在12日上午“被宣布临床死亡”的具体情况。

来源: 四川新闻网
编辑: 刘昌伟
相关新闻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南昌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