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坛 正文
女足未来可选之才不足200人 急功近利绝非体制问题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1-09-14 15:32

  沙漠里长不出“玫瑰”

  美国女足人口数约为60万,德国35万,足球王国巴西也有着20万以上的女足人口。而在中国,即使在十年前,铿锵玫瑰尚有余勇时,从事女足专业训练的最高人数也不超过2000人。

  9月11日,中秋节前夜,中国女足0:1不敌以替补出战的日本队,她们的伦敦奥运会之旅成了泡影。从去年痛失德国世界杯参赛资格,到如今首次与奥运会无缘,玫瑰昔日的铿锵形象已经完全坍塌。

  其实,女足失败的“祸根”早已埋下。早在多年前,在中国女足在奥运会和世界杯上昙花一现后,由于中国足球管理者的“失职”,诸多的“人祸”和“天灾”让女足一步步沦落成“亚洲二流”、“世界三流”。

  “出局”是必然

  曾几何时,无数球迷以铿锵玫瑰为豪。当年,关于铿锵玫瑰描述的只是一代女足球员,在一场特殊比赛的时代背景下的“铿锵”。这一簇曾经娇艳的玫瑰,本来就是空中楼阁里陡然绽放的另类。知名评论员颜强(微博)撰文称,这簇玫瑰没有根脉,没有适合她们生长的土壤,也不可能得到始终如一的呵护。因为女子足球在中国,根本就不是一项真正的运动。没有举国体制,就不会有中国女子足球曾经的兴旺,当举国体制极度向奥运金牌倾斜时,女足的衰败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倘若有人有铿锵玫瑰情结,那么只能接受这样一个惨淡的事实:中国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女子足球运动。

  看看铿锵玫瑰的时代吧。早期的潘丽娜、李秀馥、刘爱玲(微博)、吴伟英、牛丽杰,她们为铿锵玫瑰打下了基础,只是这些女足国脚,包括后来的高红、赵利红、韦海英,几乎都是在老的体校体制中由其他运动项目改行来从事女足的。上世纪80年代开始组建女足,正是因为女足运动逐渐在国际上兴起,中国体育的管理者觉得应该在这个体育项目上有所展示。于是以当时的各层级体校体制来“创造”女足,将一批其他运动项目的青少年运动员纳入这个新体系,其中田径选手尤其多,因为她们的身体素质能达到这项新运动的要求。在那个年代,主管领导用行政手段“创造”女足,有着充足的理由,“因为我们没有群众基础”。在国际竞争水准较低的环境下,在其他运动项目接受过长期专业培训的玫瑰们,很快就能达到较高的足球水准,并且取得相当的国际赛事成绩。至少在亚洲,中国女足一经组建就所向无敌。然而,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并力推女足运动时,中国足协的官员们却依然在“安乐窝”里,做着女足在国际大赛上再创佳绩的美梦,至于“群众基础”,关于女足发展大计,从来没有人去关心过。

  那么,中国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呢?几年前,孙雯(微博)在上海为女足世界杯造势的活动中,曾向一群十多岁的女足小队员提出这样的问题。她得到的答案大体一致:开心,好玩,喜欢。这其实也是孙雯自己的答案。当年,孙雯曾为一个著名运动品牌拍摄广告片,镜头中的小女孩以上海石库门为背景踢着野球,甚至砸坏了邻居家的玻璃,那正是她曾经的生活。

  3岁的时候,韩端在大连一所小学的操场开始踢球生涯,父亲带领着她绕着一排柳树练盘带球,她很快着了魔;8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希望改变其腼腆的性格,北京女孩郭昱开始跟着年长自己5岁的哥哥踢球;河北张家口的女孩张娜(微博)从小好动,家人记忆中她是先学会跑后学会走的,9岁的时候,张娜喜欢看高年级的男女同学踢球,偶尔也凑上去踢两脚,她也着了魔;16岁的时候,眼看着短跑上练不出什么大名堂,正思量未来职业的十堰姑娘刘爱玲被选去踢足球,她只是觉得这事儿“挺好玩”……着魔并非虚言,事实确实如此,曾有多个女足的球员证实:每个女足球员走上这条道路都是因为兴趣,进而热爱,再难找出其他理由。而女孩子敏感的内心一旦与足球发生了化学反应,那么一切浪漫的、执著的、清纯的、澎湃的情感故事都会随之而来。

  她们从喜爱出发,并不去考虑未来,那些女孩没有一个是为了美好前程才加入女足的。但是,最终,“未来”还是近乎残酷地摆到了她们面前。这份职业没有好的收入和好的保障,即使是最辉煌的那一批,现状也难称美好。所以不难理解,在经历了短暂的“铿锵玫瑰”的辉煌时代后,中国女足注定要失去未来。

  由于足协管理者的失职,再加上对女性踢足球的偏见,近些年来中国女足的整体水平在世界足坛直线下滑。有专家称,在传统思维的惯性下,整个社会对女性参与足球这项看似十分雄性、对身体对抗要求很高的运动基本是持否定态度的。确实,有多少家长会支持自己的女儿去参与足球运动?偶尔踢一踢都会显得另类,让宝贝千金往专业路子上发展,就会招来无数怀疑的眼光,所以女子足球在中国社会根本就没有基础。

  举国体制集中资源的短期刺激作用,在国际竞争相对缺乏的环境里,优势巨大。短期成绩还能形成短期复制作用,像孙雯、浦玮这些后期玫瑰,都就从10岁前便接受了专业足球训练。但这些二代玫瑰,并不是女足运动在中国生根发芽的开始,而只是在有限的体校系统里拔了几根苗子。既然没有一片广袤的土壤,苗子也是越拔越少,到了马晓旭、韩端后,几乎无人可用。

  现在中国有多少女性在专业踢球?现在中国女足选材面有多广?有专家指出,这是个有点恐怖的问题,各种途径显示的女足选材范围仅仅是在150到200人之间,这意味着女子足球在中国,几乎是一个濒临绝迹的运动。哪怕是十年前,借1999年女足世界杯铿锵玫瑰余勇组织的国内联赛时期,从事女足专业训练的最高人数,也不会达到2000人。而这项运动在国际上的发展状况呢?美国和德国,作为最强的两个女足国家,经常性参与足球运动的女性人数,都在六位数以上。根据FMMI调查数据,美国女足人口数约为60万,德国35万。足球王国巴西,也有着20万以上的女足人口。如此庞大的草根参与人数中,出现米娅·哈姆、普林茨和玛塔的可能性自然就会高。

  由此可见,女足在中国压根就不是一项真正的运动。铿锵玫瑰值得怀念,却很难奇迹重现,因为中国女子不踢球,且社会民众不接受、不参与也不鼓励女足运动,这是谁也无法回避又确实存在的事实。

  别拿“体制”说事儿

  每每中国足球成绩不佳时,总有人拿体制说事儿,把“体制”当成挡箭牌。实际上,客观地说女足的失败归根到底在于中国足球管理者急功近利,过于迫切地将玫瑰插到花瓶里,使之成为装点政绩的形象工程,而没有脚踏实地培育女足发展的土壤。结果,几支玫瑰在花瓶里枯萎了,而土地里再没有更好的玫瑰长出来。不耕耘,却只想着收获,盼着能再让一个光鲜的形象工程遮盖基础工作的虚弱,这种事情长年累月真实地发生着,的确很讽刺。

  基于困顿的现实和曾经的富贵,当中国女足日益没落之时,几个月前日本女足却不可思议地夺得了世界冠军。那一刻令许多中国球迷内心无比纠结而抓狂。有专家指出:现在总有一些人习惯把责任推给现有的体制。对于我们来说,体制其实是个死结,已讨论得太久太久,以至于把争吵当工作。太多的官僚,更在“改革”与“如何改革”的幌子下混自己的舒服日子,混着混着,四年过去了,又一个四年过去了,他进去了,他高升了,他要退休了。

  所以说,对于女足管理者而言,是躺在体制的温床上意淫“十年规划”和“百年大计”,并口吐莲花糊弄大众,还是在体制内抓紧每一分钟从点滴做起,这是考量每一个官员有良和无良的唯一标尺。前者,是虚伪的政客,后者才是促进历史进步的实干家。其实中国足球的问题,已简单到一个常识,那就是足球要有人踢,它才会动,盖大楼,要先从烧砖做起。烧砖这事儿,“韦足协”也不是没有动作,那个轰轰烈烈的“足球进校园”在国字号全面崩盘的背景下,俨然已是韦迪的最大政绩。但实际上,进校园,只是停留在拨一笔钱,给圈定的学校发几套球衣和几个球的层面,这个巨大的“秀”后面,是校长、家长、班主任、体育老师都不希望孩子们踢足球的艰难现实,问题如何解决,足协把该花的钱花了,就觉得自己圆满完成了任务。曾经,在体制之下,中国女足先后实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美国女足世界杯亚军的辉煌。还是在这个体制下,为什么我们不能延续辉煌呢?这其中,管理者要承担怎样的责任呢?

 [1] [2] 下一页
来源: 新民周刊
编辑: 刘昌伟
相关新闻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南昌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