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坛 正文
有有队员讨薪遭到公司戏弄 众球员欲告到国际足联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1-07-28 10:45

  虽然有有队已经宣布解散,但讨薪的肥皂剧却一直没有结束。本周,有有14名球员、教练齐聚南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薪行动。昨天,队员和教练在市足协秘书长牛勇的陪同下,冒着室外35℃以上的酷暑,来到斯威特集团讨要薪水,但老板严晓群依旧不现身,“皮球”被踢来踢去。“我们都快成杨白劳了,我就不明白,要回自己的薪水咋就这么难!”球员赵玉成相当无奈。

  讨薪挺辛苦

  火车坐硬座,4人挤一间小旅馆

  最近这几年,南京有有欠薪传闻一直未间断过,去年7月份达到高潮:球队0-10客场惨败给了广州恒大,这场比赛南京有有仅仅12人报名,这是队员们变相表达对俱乐部欠薪行为的不满,随后通过媒体报道,有有俱乐部欠薪彻底大白于天下。今年5月,因为资金问题无法解决,有有俱乐部没有通过乙级联赛的注册资格,俱乐部被迫解散。可是球队散伙了,但俱乐部欠球员的工资奖金却至今没有着落,于是十几名已经自谋出路的球员、教练又从全国各地赶来南京,集体开始这一次的讨薪行动。

  来宁的十几名球员大部分从沈阳过来,毕竟有有队的前身是辽宁青年队,绝大部分球员都是沈阳人,无球可踢后就回到了老家。队员赵玉成告诉记者:“其实俱乐部欠我们钱都好几年了,一直也没个着落。5月球队解散,可是俱乐部对于拖欠的工资奖金还是没有说法,我们能不急吗。”

  为了这次讨薪,球员们吃了不少苦。没球踢又一时找不到工作,球员们手头都挺拮据,崔光浩告诉记者:“现在穷,我们几个沈阳的球员过来,都是坐火车,而且还不是卧铺。”有有原队长李喆目前正在深圳一支球队踢球,只能委托快60岁的老父亲前来讨薪,老爷子也是从沈阳“坐”到南京,一路奔波折腾得够呛。到了南京,十几名球员、教练凑在一起,为了节省开支,他们找了广州路附近很便宜的小旅馆,而且4人住一个房间。“两人睡床,其他两人就只能打地铺将就下了。我们现在感觉跟农民工兄弟也差不多了。”教练庞利颇为心酸地告诉记者。

  讨薪太艰难

  只能吃鸭血粉丝,钱依旧要不到

  队员们告诉记者,有有欠薪的问题由来已久。“我记得2004年就有球员为俱乐部欠薪的事找过俱乐部。”回忆起讨薪的历史,崔光浩颇有感慨。“就拿我们这次来说,讨要的就是近4年来的工资和奖金。你想想,4年了,我们几乎都没拿过什么钱,这日子怎么过?”小崔愤懑异常。

  可是和前面讨薪的遭遇一样,球员和教练这次来南京3天了,市政府、市体育局、泽天酒店(斯威特集团旗下产业,原先总部所在地)和斯威特集团都去了,但依旧没有结果。昨天,本报记者现场经历了球员和教练艰难的讨薪一天,深切体会到了讨薪的艰难。上午9点,球员和教练再次来到位于集庆门大街198号的泽天酒店,希望见到斯威特集团的老板严晓群。可是在酒店大堂等了一个半小时,连斯威特方面的什么负责人都没见到。无奈之下,球员们又来到了市体育局,市足协秘书长牛勇接待了大家。经过多方联系,斯威特方面答应下午2点在花神大道文竹路的斯威特大厦接待球员和教练。

  中午,囊中羞涩的十几名球员和教练匆匆在市体育局对面吃了点鸭血粉丝汤就赶往斯威特大厦。可是很快大家心又凉了半截,斯威特的老板严晓群依旧不见踪影,他们只是派了集团的金总和孙总接待了球员。不过这两位老总既不熟悉球队的事务,又不能代替严老板拿主意,说来说去依旧是“踢皮球”。

  讨薪没商量

  老母等钱看病,家中等米下锅

  其实对于讨薪的艰难,球员和教练早有准备。“我们也知道他们不会轻易就给钱的,要不然也不会拖这么多年。但我们也实在没办法,我今年58岁了,身体不好,又下岗在家,现在家里全靠老伴一个人的退休金在支撑着,都快揭不开锅了,欠李喆的那四十多万实在是太重要了。”李喆的老父亲说到这里难过地流下了眼泪,他告诉记者,孙子今年才1岁多,奶粉钱都要双方老人东拼西凑。

  其实困难的又何止李喆,队员赵玉成告诉记者:“我母亲一直都有心脏病,2009年因为心脏供血不足被送进医院抢救,医生告诉我们如果再晚来十分钟,老人就没了。现在老母亲每年光吃药的钱就要两三万,可我这个做儿子的却一直不能给她们钱,有时候还要伸手向家里要钱,我心里甭提多难过了。”这位1米90的大个子提起这些,眼眶都红了。为了替家人减轻负担,没球踢的赵玉成只能四处找工作,他说:“我去一家保健品企业当过推销员,可是这里没有底薪,像我这样没人脉,又不会推销的,实在没法干,现在这日子,真是有点绝望。”

  队员如此,教练也不例外。庞利今年37岁,一直在外漂着,可这几年因为欠薪一直没法给家里钱。庞利辛酸地说:“家里就靠老婆一个人带着孩子,我这个男人却一直没法在经济上帮助她们。”

  讨薪太心寒

  俱乐部只剩空壳,欲告到国际足联

  2008年,因为有有俱乐部拖欠波黑外援的薪水,被告到了国际足联。2009年12月21日,国际足联做出扣除南京有有中甲联赛积分6分的决定,并罚款5万元。同时在2010年中甲比赛中,南京有有将减少1名外援出场名额。眼见讨薪无门,球员和教练们准备效仿外援,把俱乐部告到国际足联。

  “现在国家队准备打世界杯预选赛,我们也不想添乱,但如果实在无法解决,我们也只有把情况向国际足联反映了。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维权,如果因为这个给中国足球带来什么影响,我们也顾不上了。”昨晚,愤怒的几名有有球员在一起商讨对策。

  目前,如果没有行政干预,讨薪肯定又是无疾而终。其实去年底,赵玉成几个人就已经起诉过了俱乐部,法院也受理并判决俱乐部归还欠薪。可是在强制执行时却发现,有有俱乐部只剩了一个空壳,俱乐部账户因为欠薪早在几年前就被冻结,球队平时训练的乌山基地是租用当地镇政府的,属于俱乐部的固定资产只有一辆没有牌照的依维柯大巴。即使变卖了大巴,又怎么能够偿还所欠球员教练近400万的薪水呢?

来源: 扬子晚报
编辑: 刘昌伟
相关新闻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南昌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