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江西体育 > 南昌衡源 > 衡源队新闻 正文
朱炯崇拜穆帅严厉治队 让球员多看德罗巴庆祝镜头
衡源官网   2010-10-13 14:31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刘晓艳

  朱炯当球员时,是一名灵性和技术、进攻与防守结合得相当不错的球员,1995年申花队夺冠时,朱炯就是主力队员,在思想觉悟上,朱炯早在18岁时就被推荐入党,生活中他也非常自律,烟酒不沾,几乎与派对绝缘。

  在球员时代,像朱炯这样的规矩球员就非常少见,而进入教练行业,朱炯对足球的钻研,对现代足球的追求,也是国内教练中不多见的。朱炯的梦想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和别人不一样的教练。

  朱炯所说的“不一样”,并非他想多么特立独行,而是他有自己的追求。比如俱乐部方面的规范运作,比如技战术方面要立意于球队的长期发展,在训练中,朱炯一直强调练习地面配合,打脚下球,打控制球;比如在队员饮食方面排,朱炯一直坚持高标准。

  朱炯的偶像是穆里尼奥,在朱炯卧室正前方的墙面上,就贴着一张穆里尼奥在带领国际米兰冠军杯夺冠后,把儿子扛在肩上庆祝的海报。朱炯最欣赏穆里尼奥的一点,就是他对胜利的无限渴望,“穆里尼奥为了胜利,可以不顾一切,因为他尝到过胜利的滋味,所以他更不允许自己失败。”

  朱炯追逐着自己的梦想,他希望自己的队员们也能享受在足球场上的快乐,“我平时也让队员们多看看德罗巴进球之后畅快庆祝的镜头,希望他们能够从中感受到进球后的那种快感。看看范尼、劳尔,他们都在英超、西甲证明过自己,现在年龄大了,但为什么还都想争德甲金靴?就是他们对荣誉的渴望,促使他们想要继续踢球。”

  朱炯翻出了他近期看到的一篇关于优秀职业球员选择俱乐部的四大考虑因素,其中排在第一点的就是自身的发展空间,第二位是球队能带给他的荣誉,第三位是球队的软硬件设施,最后才是薪水奖金。对比国内球员的转会去向,大部分人还是把收入放在首位,而忽视了其他更重要的部分。

  咸的辣的少吃点 大力倡导营养学

  平时通过杂志网络,朱炯都会把穆里尼奥、弗格森等大牌教练的观点记录下来,有些合适的内容,朱炯也会运用到自己的球队中。在南昌的这两年,朱炯一直在努力让这支球队变得更职业,让球队的生命力更持久,而改变必然会遇到阻力。

  最让朱炯头疼的,自然是他去年初在球队推行早餐制度以及三餐实行西餐化而遭到的强烈反对声。“职业球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生活有规律,饮食有节制,这都是最基本的,但一开始队员们都说,以前我们不是这样的,不也挺好,为什么要改变呢?”

  为了让队员们信服,朱炯从网上下载了一些饮食常识、运动员合理的营养摄入等内容打印出来贴在食堂里,但当初效果也很一般,甚至有队员直接向管理层告状,说在队里吃不好,吃不饱。

  但这些都动摇不了朱炯的决心,甚至冒着下课的危险坚持自己正确的观念。时至今日,队员们早已经习惯了早上7点30分去餐厅吃早餐的安排,但顿顿吃西餐还是让不少队员叫苦不迭。于是,餐桌上的老干妈一直是队里最畅销的配餐,对此,朱炯选择适当的妥协,“从营养学来说,吃得辣吃得咸对运动员只有害处,但从大处想,他们拌点辣酱能把西餐吃下去,那也是好处多一些。”

  朱炯每天都会在早餐时间观察队员的反应,有的队员拖拖拉拉过了7点30分才下来吃饭;有的队员则很自律,早早地在7点20分就会来到餐厅,比如门将柏小磊,这些年作为替补,柏小磊从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而且他的生活很规律,早睡早起,这也让他保持着不错的精神状态,朱炯在联赛中段也改用柏小磊出任首发门将。

  说到吃早餐,不得不提山东鲁能主帅伊万。某报关于伊万担任鲁能主帅后关心队员生活点滴的报道中提到,伊万一来山东,就要求队员们早起吃早饭,并且不允许队员们在走出寝室后穿拖鞋,结果一开始也遭到了队员们的反对,但在成绩面前,大家都承认伊万不愧是运动医学博士。看到这则报道后,一直也对队员们这么要求的朱炯颇为感慨,球队也将这篇报道打印出来贴在食堂门口,让路过的队员看,自己去领会其中的含义。

  激励队员积极性   世界杯有奖竞猜

  南非世界杯开打前,朱炯为了激发队员们关注世界杯的热情,组织大家竞猜本届世界杯的夺冠球队。

  朱炯为此还向俱乐部申请了一笔经费,作为奖金奖励给最终竞猜正确的人员。“如果你告诉队员你们去看一看比赛,他们未必放在心上,但你搞一次活动让他们参与世界杯,即使平分下来奖金数额不算很高,但他们观看比赛的积极性和自发性就高了。”

  朱炯估计得没错,球队搞了这次竞猜,调动了大家观看比赛的积极性。每位队员都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经验选择了冠军球队,其中,数量最集中、最被看好的是巴西队和西班牙队。其中,球队中的几名外国人大多选择了自己的祖国球队。巴西外援贝托和乔尼自然支持巴西队,而技术顾问阿里肖也押了自己的家乡球队荷兰队,唯独守门员教练荷兰人兰伯特抛掉了感情因素,选择了德国队。

  荷兰队和巴西队在四分之一决赛中相遇当天的训练前,贝托见到阿里肖,就“挑衅”道:“你们遇到我们真是不幸,今晚你们的球队要被淘汰了。”阿里肖不为所动,只是告诉贝托别高兴得太早,结果,晚上的比赛中荷兰队将巴西队淘汰出局,一头白发、将近60岁的阿里肖兴奋地冲到了23岁的贝托的房里大喊大叫。

  类似这样的活跃气氛的活动,朱炯的脑海里还有不少。比如在餐厅里放电影,或者放一个卡拉OK机,用投影仪播放MTV,让队员们在餐厅自娱自乐。

  拒绝配车 无暇午觉 只看足球

  朱炯在南昌的这两年,比赛之外的常规作息几乎是一致的,睡觉之外的所有时间都围绕着足球。当初,俱乐部曾有意为朱炯配车,但被朱炯拒绝了。除了部分比赛的赛后和教练组一起去市区聚餐,朱炯几乎不独自外出。

  8点的早餐时间,朱炯一般都会提前来到餐厅,从队员走进餐厅的精神状态,也可以看出队员们休息得好不好。饭后,朱炯在餐厅直接和教练组开一个短会,就当天的训练安排做一些布置。回寝室上网看看新闻之后,朱炯就要去训练场看训练了。

  中午吃过午饭,朱炯和荷兰籍技术顾问阿里肖会沟通一番。当队员们开始午睡时,朱炯却无暇补觉,他沏好一壶茶,边品茗边用投影仪观看助手已经剪辑好的自己球队或对手的比赛录像。

  回想在陕西当助教的日子,朱炯笑言空余时间可以和吴兵一起用投影仪看电影,但来到南昌独挑大梁后,这种闲散不可能再出现。每个主场比赛前夜,俱乐部都会安排队员们去市区看电影放松,但朱炯经常一个人留在基地研究比赛录像。

  如果一队下午不安排训练,朱炯也会去二队的训练场边看看训练。朱炯每周都会根据一队和二队人员的训练情况来调整训练名单,这也激发了二队队员的训练积极性,因为谁都有可能因为突出的表现被上调一队,甚至个别队员可能因为位置上的需要而进入18人大名单。

  看完训练吃过晚餐后,如果有需要,朱炯还会和教练组或阿里肖讨论业务。阿里肖时常开玩笑地说:“看到主教练,我就要绕道走开,因为他一看到我就会不停地和我讨论关于足球的事情。”

  晚餐后回到房间,朱炯习惯浏览一下网络上的新闻,翻看一些专业足球杂志,整理一下思绪,将一些训练里看到的心得记录在自己的电脑文档内。整理得与失是朱炯每天都在做的事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断地发现错误,然后不断地改正提高”。

  他把自己每一堂训练课的内容都记录在案,“其实训练内容和比赛过程是有关联的。对比之前的比赛结果和赛前一周的训练计划,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所以,我也时常翻看过去的训练内容,会根据关联,来改进我的训练计划。”

  忙完所有的事情,有时都过了午夜12点,躺在床上的朱炯眼皮很酸,大脑却依然清醒,“都把事情做完了,但还是会考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落下了,或者什么方面没有考虑周全,结果越想越清醒。”

  打乒乓 儿子进三个   打申花 球队进三个

  虽然在生活细节方面对队员们抓得很紧,但朱炯在该松的地方也会放得很松。已婚的队员只要妻子搬到南昌来了,朱炯就会同意该名队员走训,有队员向朱炯提出训练请假时,只要要求合理,尤其是涉及到家庭方面的原因,朱炯肯定都会同意。

  虽然最近三年都在外地打拼,但了解朱炯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顾家的男人。在上海,有朋友约朱炯出来吃饭,他必会带上自己的妻子一起赴约。

  朱炯的儿子快满6岁了,明年就要上小学了,现在,让他上哪所小学成为了家人讨论的主要话题,“这所学校好还是那所学校好,各有各的说法。现在进小学也要考试,所以家里人也在考虑是让儿子自由发展还是规定他学习这个学习那个。”

  还不怎么懂事的儿子遭遇到的问题同样发生在朱炯的队员身上,“年轻队员有很多不足,我总是对他们提出很多要求,其实自己事后也会想,是不是对他们太苛刻了。就像我儿子,是应该让他多学点东西,还是让他开心自由一点,确实有些矛盾。”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朱炯不打算让儿子走自己的老路。一方面,做球员实在太辛苦,朱炯也不太忍心;另同一方面,儿子对足球没有太大爱好,反而对打乒乓更感兴趣。

  “我们主场打申花之前,儿子在家里打乒乓的时候,把三个乒乓打进了杯子,儿子跟我说,爸爸,这么难进的杯子,我都打进三个,你们晚上肯定能进三个。”当晚,南昌队反击打得很犀利,并取得了三粒进球,在主席台上看球的朱炯儿子也高兴得手舞足蹈。

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编辑: 骆寒蕾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球队简介

南昌衡源足球俱部是江西第一支,也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支业化足球队。俱乐部身为上衡…【详细】

  · 全家福    ·主客场服装

中超诸强

陕西 大连 山东 上海 北京 长春 浙江 辽宁 河南 深圳 长沙 青岛 江苏 重庆 衡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