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坛 正文
曝陆俊发迹路上的贵人们 老总20万只求和他说上话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0-10-09 16:42
    思路清晰、措辞恰当、情绪平稳……这是那个叫陆俊的人,前两天在央视露面时给很多人留下的客观印象,尽管身上的那件黄色坎肩,足以说明他而今的身份和处境,尽管剪短后缺乏打理的头发和稍显蜡黄浮肿的脸,让他看上去并不比实际51岁的年龄年轻,但是和另外一个面对镜头泣不成声,崩溃到只会说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父母的叫黄俊杰的人比起来,陆俊仍然更“不走板”。其实有关陆俊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早就被反复说过,下面要说的也不过是些旧事,权当是为了描摹一个更为真实鲜活的陆俊,做些细节上的补白。

  此前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足球裁判陆俊、黄俊杰、周伟新三人,涉嫌在多场比赛中收受贿赂、操纵比赛,目前案件已经侦查终结,被移送起诉。三位曾在中国足坛风光无限的“法官”看来这次难逃法网,尽管公安机关尚未公布三人的具体案情,但从坊间传闻和江湖段子中,我们不难勾勒出三个人在案发前的大致轮廓。

  笼统地说陆俊的裁判生涯顺风顺水也不对,最起码在1991年刚取得国际级裁判徽章的当年,他就栽了个大跟头。

  自上中学开始,陆俊就一直在接受田径方面的训练,有出众的体能和身体素质,同时他还是足球爱好者,学习成绩也并不太差,于是19岁那年,靠说得过去的分数和加分特招的照顾“双管齐下”,他顺理成章地迈进当时的北京体育学院足球专业,成了曾经的中国足协裁委会副主任、国际级裁判曹镜鉴的学生。和曹镜鉴师生一场,注定陆俊在裁判这个行当里有了敲门砖、领路人甚至派系归属。

  光认下师傅还不算,在北京体院的这段学习生活,陆俊还结交了两个对他裁判事业而言很重要的人:蔚少辉和张健强。蔚少辉比陆俊高两届,读书的时候两人混出了不错的交情,张健强更是陆俊的同班同学。陆俊后来的履历证明,他的裁判之路和这些人充满了交集:有老师曹镜鉴的培养提携、有时任中国足协秘书长孙宝荣的提拔举荐,32岁时他就当上了国际级裁判;而之后不能忽略的事实是,1996年之前蔚少辉当过很长一段时间足协裁委会秘书长,1996年之后,张健强又接替蔚少辉当上了足协裁委会主任,师哥、同窗与他在一起,说曾帮他逢山开道也好,说曾跟他共创事业也行,反正直到后来狼狈为奸,最终一起锒铛入狱。

  一边是在生意场上赚钱,一边是当裁判收取一笔笔派遣费之外的“黑钱”,陆俊早不再是当年在北京工业大学当体育老师时,住小平房、用煤球炉的陆俊,成了裁判圈里的富人代表。

  那一年在广州举行的女足世锦赛,陆俊出现明显误判,被国际足联裁委会以非正式的方式打入冷宫,直到靠着正常新陈代谢,当年把他写进不任用黑名单的那些裁委会官员们相继离开,国际足联裁委会彻底改朝换代了,陆俊才在1999年盼到出头之日。

  长达8年几乎看不到希望的等待对谁来说都很煎熬,一度心高气傲的陆俊对去亚洲甚至世界赛场上出人头地也不太抱希望,想着在国内做做裁判就算了,也正是那个时期,他认识了个生意场上的“大哥”,并于1997年下决心辞掉公职,拿着这位大哥公司每月不用上班也照开给他的3000元薪水,死心塌地地把自己“放逐”成了职业裁判。

  事实证明,陆俊并不是一个只醉心于裁判工作,其他世事一律不问的人,1999、2000年前后,国内钢材、外贸生意几近疯狂,陆俊一边迎来裁判事业的峰回路转,一边也借用那位大哥的圈子和自己的知名度,大刀阔斧地做生意了。据说新千年的岁末,陆俊曾在一次心情超好的时候和一位朋友大发感慨,说没想到竟然赚了1000万,不知不觉自己也是有钱人了。

  从1998年和松日的那场官司开始,直到他被公安机关逮捕,实际上这前后12年里,抨击“陆俊是中国足坛最大的黑哨”的声音从没间断过,不过同样一直有人在顽强地替他开脱辩护,强调他生意人的身份、想象他对足球圈受贿些“散碎银两”的不齿。“陆俊家有生意,挣的是大钱,犯不上在足球圈里靠吹黑哨划拉小钱”,这个论调很长时间里充当了掩盖他大肆在足球圈收取黑金的伪装色。

  他身上那种富的痕迹,以及处处强调自己是个精致男人的习惯和做派,一方面让同僚们望尘莫及、羡慕不已,另一方面也很好地配合了他金哨的身份,让他在裁判圈里更有大佬气质、更有强势的话语权。

  关于陆俊的富裕,可举的例子很多。比如2002年左右他就开上了北京大街上当时极罕见的进口“大宝马”,偶尔谁有幸坐上他的座驾,上下车时他总会带点炫耀和教诲的意味提醒人家,不用用上腕子的力量关车门,只消手指勾勾点点的小气力,车门就会关好,并在关合的一瞬发出一声柔和悦耳的“砰”。再比如就是执法国内联赛,陆俊也要坐飞机的公务舱、住五星级酒店,虽然到了赛区之后,他总通情达理地把“足协有报销标准,超支部分我自己负担”这些话挂在嘴边,但试想一下,讨好他还来不及,有哪个赛区会真让他自付?

  关于陆俊的精致,同样有很多例子。比如他执法的时候喜欢笑着处罚队员,为了自己被摄像机捕捉到的笑容更帅,有一阵子他不仅在家总对着镜子笑,揣摩自己笑到什么程度最好看,甚至出门的时候包里也装着个小镜子,没人的时候掏出来继续练习怎么笑,直到自己认为面部肌肉已经有了记忆、最漂亮的笑容被固定了,才慢慢戒掉了照镜子的毛病。比如他走到哪里都一身名牌,头发梳得纹丝不乱,哪怕忽然发现鞋子上有个小污点,也要赶紧俯身擦掉才踏实。

  一边是在生意场上赚钱,一边是当裁判收取一笔笔派遣费之外的“黑钱”,陆俊早不再是当年在北京工业大学当体育老师时,住小平房、用煤球炉的陆俊,成了裁判圈里的富人代表。

  基于此,当初陆俊还没退役时,一些年轻裁判每每和他相遇,对他不止是尊敬和客气,还总忍不住把他说过的话思前想后,陆俊说过哪支球队怎么回事、哪名球员在场上如何,说不定放在谁脑子里思考过之后,就会得出个是在暗示自己如何去做的结论来。

  尽管多数后生晚辈们一边很想贴近陆俊成为他的嫡系,一边又有点怵陆俊,面对他时内心往往很矛盾,但却又一律很佩服他的业务能力和投入精神。陆俊不仅在饮食、作息方面始终要求自己,而且赛季中和歇赛期,他都给自己制定了不同的训练计划,雷打不动照计划行事,比如某一天下午他的训练安排是上跑道的万米匀速耐力跑,即便当时暴雨倾盆,他也一定会毫不含糊地跑进雨里。有闲的时候他就看录像,专看世界足坛最知名裁判执法的比赛,亚足联裁委会由叙利亚人布佐将军掌权的阶段,陆俊还四处寻找叙利亚联赛的录像看,研究布佐将军看惯了的叙利亚裁判的执法风格。

  至于说到最敏感的问题,陆俊是怎么和张健强他们勾搭连环,“一场买卖”地操纵比赛、收取贿赂,那需要公安机关去调查取证,这里能说的只是未经证实的“民间故事”,比如当年某地一位五星级酒店的总经理说,陆俊曾在某个新赛季开始前,应当地俱乐部之邀“来玩”,下榻在他们酒店,招待陆俊的时候,那家俱乐部的老总给了陆俊一个装得满满的大号纸质手提袋,没有具体所求,就是“联络一下感情”。那位酒店总经理说,以他的见识要是没猜错,袋子里装的应该是不少于20万元的人民币现金。20万元送出去,只求铺条路,往后能和陆俊说上话,可见当时陆俊有多强势。□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顾颖

来源: 《球迷》报
编辑: 骆寒蕾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八一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