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坛 > 联赛 正文
《球事儿》连载:震惊足坛的冬夜 南勇紧急回京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0-01-06 16:15

  “足球啊,也该出事了!”

  震惊足坛的冬夜

  可以说,11月3日晚10点多,我那消失多年的新闻敏感神经异常兴奋。我从朋友那里得到确切消息,辽宁警方从广州抓走广州足协官员、前广药俱乐部副总兼领队杨旭等人;同时,我还了解到,辽籍的尤可为、丁哲等也早已被辽宁警方控制……

  作为一个老新闻工作者,对有价值的传闻求证的过程是最重要的。我清楚地知道,《辽沈晚报》是一个地方媒体,受客观条件制约,对重大新闻事件的跟进理念比南方媒体至少落后二十年。所以,我对当天的值班编辑刘志向说:“你赶快和南方,尤其广州兄弟们核实,确认广药的人是否被带到沈阳?多找些人问问。”刘志向是个经验丰富的老记者,他说:“郝老师,广州那边有人知道这件事儿,但当地市级媒体严令不让发,但南都不排除明天见报……”

  刘志向紧锣密鼓地进一步核实。我也随后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前辽足俱乐部老总毛治中。我说:“毛总,你在北京吧?足球出大事儿了,你知道吗?”他问啥事儿?我把了解的事说了一遍,其中提到尤可为的名字。他吃惊地说:“不会吧?可为前几天还跟我通话了!怎么会呢?”

  “前几天,具体是哪天你记得吗?”

  “一个礼拜左右吧?我记得是北京国安打比赛那天!”

  “你们通话说啥了?没听出他情绪有啥变化吧?”

  “我朋友在搞各种邮票和纪念册嘛,尤可为找我,他说要给河南队出纪念邮票,河南不冲上中超了嘛,当地政府很重视,要搞些庆祝活动,可为当时和我通话很平静啊,不像出啥事了!”

  我相信毛治中说的是真话,但他和尤可为通话毕竟是10月下旬的事儿。在赛场上,三两分钟就能搞定一场比赛的输赢,七八天时间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绝不是难事儿。“毛总,你这两天不妨再给他打个电话,打不通的话,这事儿就可能是真的了!”

  老毛一声叹息。“足球啊,也该出事了!都折腾这么多年了,再不出事天理不容!”

  足球啥时候讲过天理?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老毛也是幸运的。十多年前,他在海南做房地产生意时,忽然有一天,他的兄弟、时任辽宁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曹国俊把他喊回北京,曹国俊让他和自己去趟沈阳,老毛开着车到首都机场,两人登上飞沈阳的航班。老毛没想到一落地,曹国俊就宣布任命老毛出任辽足总经理,接替当时狼狈的张桐坡。老毛挠头了,我一点也不懂足球啊?老曹说,足球就是个玩嘛,不需要懂!

  可怜老毛那台车,它本以为自己的主人到沈阳玩几天就能回来呢!它孤苦伶仃地在首都机场停了两了个月,直到等主人回北京公干,它才被带回家。

  如今,老毛那台车早已退休了,他开着自己新坐骑逍遥地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他应该庆幸自己离开这个圈子。离开这个圈子,也就是离开是非,离开了某一天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的命运。

  究竟都谁被带走了呢?我还需要继续求证。

  我第二个电话打给我大学同学于力,他是新华社辽宁分社资深记者,早年他也跑过体育,写过许多重磅稿件。近些年来,致力于时政报道,体育也是他分管的领域。我打电话给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他和辽宁省公安厅有着非常好的合作关系。

  我问他,你知道吗?足球出事儿了,省公安厅抓了一批人?他吃惊地问:“真的假的?”我说:“我要知道真假就不向你求证了。你赶快问一下,这消息准确不?”

  后来我了解到,于力当即就布置了他手下记者李铮全力跟踪此事。两个人密切配合,挖到许多有价值的线索,并且在11月中旬,全国媒体展开想象的翅膀在各种传闻中自由飞翔时,李铮赶往北京,与中央电视台记者一起采访了公安部负责足坛打假案件的负责人。只是,很遗憾,11月25日,央视在当天晚上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两档节目里,借助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之嘴,把王珀、尤可为等人赌球真相报道出来,而新华社七篇系列报道虽也刊发出来,随后却意外被撤稿。

  我给于力打完电话后,第二天开始,他手机始终关机,我再也没有联系上他。难道他也被协助调查了?不会!新华社在这次打假扫黑中究竟怎么了?我在随后章节再慢慢叙述……

  爆料的策略

  这个可以报!这个真可以?

  回到2009年11月3日晚上。

  已近11点钟了,我们的编辑刘志向经各方求证,确认广药杨旭等人的确被辽宁警方带走。其中,杨旭是最先被带走的,带走的过程也很值得玩味。

  辽宁警方在广州的行踪是很隐秘的。据知情者透露,警方了解到一个搞建筑的老板对杨旭很知情,警方设法找到他。10月19日,警方在这名建筑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了越秀山综合楼,也就是广州市足协办公地点,守株待兔。当杨旭出现在办公室时,辽宁警方也跟着出现了。表明身份后,杨旭与专案组成员一同下了楼。

  当时,杨旭向中国足协领导打电话请了两天假。接着,辽宁警方带着杨旭来到他家楼下,但大家都没有上楼,杨旭打电话让家人收拾两件厚衣服拿下来给他,“我要与中国足协的人上北京开会。”两天后,家人没接到杨旭任何电话,于是到广州市足协查问。广州市足协也对杨旭的行踪不清楚,于是到派出所报案。经调查才发现,杨旭、钟国健、那名建筑老板以及辽宁警方三名成员,已在10月19日下午搭上了广州往沈阳的航班。

  10月23日,当辽宁警方再次让广药俱乐部财务总监协助调查时,他还不太相信辽宁警方的来头,表示质疑。在所住的小区门口,该财务总监还让保安拦住了辽宁警方。一番扰攘之后,负责小区的社区民警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辽宁警方马上通过有关渠道正式表明了身份,才得以继续调查。

  我们掌握如此事实,接下来的问题是,对于我们报社来说,第二天报不报?如何报?时间已近晚上11点30分,离报纸付印时间越来越近,我马上给总编辑彭宁打电话。他对这事的态度很明确,一是报,二是把握好分寸。

  我让编辑刘放开始倒版,撤下体育版一个头题,先开着天窗,然后让刘志向马上写稿。对稿子的要求我让他把握两点:首先,稿件以陈述广药俱乐部相关人员被警方带走为视角,不加任何观点,字数不需多,五六百字即可;其次,稿件中不提辽宁警方字样,但可强调辽宁足球人也介绍调查字样。我随后决定在博客上刊发消息,这样做只有两个目的,首先夜里11点多沈阳媒体几乎都截稿了,他们不会知道此事;其次,我博客上的消息会被南方一些媒体选用,这样会减轻第二天《辽沈晚报》独家刊发可能带来的压力。

  忙碌一会,我在MSN上碰到黄健翔。我说,健翔,知道这次真出事儿了吗?他说一点不知道。我说给他听,他问我:“这事看起来真不小,但走向如何?还不能盲目乐观。”我说,我们这些记者呼喊多少年司法介入,这次是主动介入了,还是值得期待的。老黄说:“如果这种介入真有深厚的背景,我们这些球迷也没白盼这么多年了。”

  我把我的博文贴给他,他看完后说:“结尾那句很好玩,拯救中国足球的不是中国足协,而是中国警察!很幽默的一件事。他们真拯救中国足球,那就等着好戏看吧!”

  “你们报纸明天报吗?”他问了句。

  “不大报,有分寸地把新闻事实披露出去,石头扔出去,等着石破天惊。”

  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把警方介入足坛赌球的事实披露出来,这就是11月4日我们的胜利。因为这样事情一旦出来,全国媒体跟进过程中就会填补相关消失的新闻元素,我们再随后跟进,这至少不会让辽宁方面感到不舒服。

  “把握好分寸,可别弄出假新闻来!否则你们老总又找你了……”

  他说这话有点背景。央视记者陆幽的“涉黄”官司出来后,因为我们报纸一直跟踪报道,有一天陆幽竟把电话直接打到我们总编辑那里,大意是,《辽沈晚报》报道有明显倾向性,有些报假新闻嫌疑。老总很郑重地找我询问此事,我把所有报道找出来给他看,他看过后说:“还是很客观的嘛,你们自己把握好吧,我不想再接到这样的电话。”

  吕东

  最早进去的人

  在被警方控制的诸多嫌犯中,吕东是最早进去的。

  最初了解到足球出事儿是在济南全运会期间。记得那天晚上大家忙完稿,我们来到济南著名的小吃一条街——回民小区。几瓶酒喝下去,大连的一个哥们说,吕东是不是出事儿了?我说,早在三四月时就听说吕东出事儿了,他在大连参与赌球出的事儿……这不是啥新闻。大连哥们又说,还有个猛料,我听说高X日前也因为赌球被警察抓起来了!高X是沈阳一个资深媒体人,也是足球专家。可凭我多年和高X的接触,这兄弟除了写稿,另一个最大爱好就是喝酒,我从没有察觉他有任何赌球的苗头。

  大连朋友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我便操起电话拨高X的手机,奇怪,竟然关机。

  高X一般都昼夜开机,电话打不通,难道真被抓起来了?高X关机虽奇怪,但我还是不相信他会赌球。记者圈里,赌球的人很多。有的是小赌怡情,世界杯或欧洲杯,也包括国内联赛,小则几百,多则几千,许多记者玩得也算尽兴。这个圈子里也有大赌,那就是当庄家。北京有几个这样的记者“老庄”,他们利用手里掌握的资源,套信息,然后开盘,也不排除通过收买关系较好的球员,做几场比赛……

  济南的回民小区很有特色,不宽敞的小巷子里张灯结彩,每家店铺把桌子都摆在外面,各类烧烤散发着香味儿,消夜者端着酒杯吆三喝四,几乎都涨红着脸打发着时光。

  快到夜里11点半时,我接到我报社记者姚国繁从十运会媒体村打来的电话。“郝老师,我刚听说,今天南勇正看足球比赛时接到北京一个电话,是公安部打来的,说足球出事儿了,让他马上回北京……”

  “出什么事儿知道不?赶快打听一下?”

  “我打听了,一点信息都没有!我们发稿不?”

  我忽然觉得这是个不寻常的夜晚。为什么这个晚上有这么多足球出事的消息?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有种必然的力量,让足球不得不出事?但究竟出什么事儿了,是吕东的事旧事重提?还是哪个有影响的赌徒落入法网?10月中旬的济南街头,我以及我身边的朋友绝对都没有想到,南勇离开济南时,恰恰是辽宁警方从广药带走杨旭之际。

  从济南回到沈阳,没歇上几天,11月3日晚,果然出事儿了。

  4日凌晨两点多钟,我下班回家后难以入睡,正在电脑上浏览新闻时,李承鹏的电话进来了。

  未完,待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一批 报纸 发消息 
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编辑: 万文婷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八一衡源
>> 花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