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江西体育 > 南昌衡源 > 衡源队新闻 正文
送别衡源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球队
衡源官网   2012-02-21 15:07

  很难说,在南昌待了八年的衡源队此番离开是不是欺骗了这名球迷的感情,也难以确认衡源队的绝情到底伤害了多少江西球迷,但是,球队的离去,还是打乱了一些人的生活节奏,甚至影响了某些人的职业选择……

  从小王到王哥

  他与球员泡成了兄弟

  昏暗的白炽灯下,小王正在一箱箱地把水果从车上卸下来,往自己店里搬,额头上还挂着汗珠。尽管二月的南昌晚上,现在寒气还很重。

  还是没有问小王的全名,记者只是跟随着南昌队的队员们喊了声王哥。

  小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是一个很典型的城中村农民。地不种了,赚着周围几所高校学生的钱。那一带有不少江西的高校,因此,那一带不少村民家里都是靠租房子给学校里的小情侣住,然后开着小馆子。小王没有这些,2004、2005年那会,他就开了一辆车。“交警说是黑车,南昌话说是‘快叫’,外地人管这说是野鸡车。”小王说完嘿嘿地笑了。

  过了红谷滩,赣江西岸的南昌城一到晚上便是一片漆黑,南昌衡源队的驻地在更偏僻的华东交通大学北区,出租车司机一般都不会跑到这边来揽客的,八年期间,球员若想进城,难以打到一辆车,因此,队里不少人的手机里都存了几个“快叫”司机的电话。小王只是其中一个。不过,八年下来,与球员们结下了深厚友谊的“快叫”司机,也只有小王。“我觉得他们不像报纸上写的中国球员席子好重。”席子,是一句南昌土话,就是大牌款、架子大的意思。

  小王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衡源队刚来到南昌时,他跟队里不少球员年龄相仿,于是“小王”就这样叫开了。很快,小王便和队员们玩到一起去了,“再后来?有的时候,我如果是进城要办事,就顺便带上他们,钱也不收了,有时候他们想要从市区带什么,我刚好在城里的话就直接帮他们买回来了,钱也不收,反正都是兄弟。”小王说。有几次,他开车带着队员们进城,停好了车和队员一起去买东西,“有些球迷看到我,还以为我也是队员,都问我要签名。”说着,小王笑了,“哈哈,那时候我玩心重,有时候也就签了,签完也有点骄傲咯。”

  后来,衡源队里陆陆续续来了些年轻队员,小王跟他们玩熟了,他们又叫他“王哥”了。从小王到王哥,几年下来,衡源队里有些队员的心里话都跟他说。“季俊以前谈的女朋友分掉了,买包烟叫我陪他喝酒。他自己刚吸一口就被呛得不得了,我就把那包烟抢掉了,酒也抢过来,我说,‘有什么不开心的,跟哥说,但烟酒不准沾,毕竟你们要靠身体嘛。’后来我就陪他去了云居山。”

  云居山,位于九江境内,那里有一座古刹,叫真如禅寺,所有人都说很灵。2008年和2009年,季俊打得特别好。后腰出身的他改打前锋后,成了队里国内球员中的最佳射手,后来,他也就养成了每年都要去几次云居山的习惯。

  再后来,小王也结婚生子了,也开了家店。“以前没什么事,天天开车乱玩,现在毕竟有家了,不敢太玩了,现在车一般就拿来进货用。队员们有时候叫我的车,那也要看情况,有的时候我会让我小舅子去跑跑。”小王反问记者,“他们真的要走?不回来了?去年走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跟我说呢?季俊、小宋(宋星逸),这些人还说要教我儿子踢球呢,现在搞得我儿子不晓得几喜欢足球。”

  显然,小王至今还不相信球队要走的消息。小王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季俊,得到确认后,明显眼里有些失落,有些神伤,沉默了一会,说了几句祝福语后,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上次去云居山还愿了没?要不我替你去还吧。”

  陪伴球队足八年

  卖水大爷真要退休

  “红茶绿茶矿泉水,百事雪碧王老吉”——他是一位特殊的球迷,因为八年间他一场球都没落下过,但是八年下来,他又几乎没看过一场球。

  老头姓刘,八年来南昌队的每个主场比赛他都会推着自行车,车后堆满了各种饮料。说到南昌队没了,他用自己特有的沙哑的声音喃喃道,“嗯,2004年时我还不到60,现在都60多了。”

  老刘很早就下岗了,因为孩子还要上学,就在星光村附近开了家小卖店。星光村离体育场说近不近,说远又不算远。后来,经过邻里点拨,南昌队的每个主场比赛,老刘就推辆自行车,到体育场周边转着卖水。老刘的自行车一直是老款二八的,自行车后轮两侧还有两个蛇皮袋,有时候球迷喝完水,直接把瓶子还给老刘。有时候水卖完了,老刘也会把自行车一扔,带上装着空水瓶的蛇皮袋,爬上体育场边上的铁门,看看里面踢些什么,“我又看不懂足球,就是看着好玩。”

  “卖得最好的时候就是冲超那场球啊。”老刘回忆道,“我记得卖完之后我就赶紧回家去拿多两箱,又被抢完了,我也就懒得回去拿了,打电话叫我老婆给我送过来。”后来球队上了中超,南昌有几个主场因为球迷扔矿泉水瓶被中国足协罚了,俱乐部就出了政策,不让在外围卖水了。“他们不让我卖,也会赶人啊,我就躲着卖。不过保安一般也不会说什么,我卖了这么多年,而且我的水又不是万的(南昌话,意思为假的)。”谈到这,老刘脸上的皱纹成了几道缝,笑着说,“其实我卖了水,水瓶也会收回来的,我也能多赚点钱,球迷们也不会说什么,扔水瓶,肯定没我这的。”

  老刘也不是贪财,有时候他也大方。有时候看到了桂二牛,老刘还会让根烟,两个年龄相仿的老哥会一起絮叨絮叨比赛,不过多是二牛在说,毕竟二牛会看球。有时候老刘也会送二牛一瓶水,近两年,都是直接送绿茶,因为他知道比赛只打一会儿,二牛的嗓子就要吼到冒烟。再后来,老刘也专业了。以前他总是习惯问来买水的球迷,“下场哪天打?”到后来,他就在单车后的“小冰箱”上贴一张全年中超赛程表,碰上不知道下场什么时候打的新球迷,他都能回答人家了。

  老刘的儿子大学毕业后,不让老刘去球场卖水了,“好快哦,一卖就卖了八年了。”去年中超联赛结束时,衡源队就计划着搬迁主场了,不过当时也只是从市内的八一体育场搬到南昌东郊瑶湖的奥体。“明年啊?不卖了!瑶湖太远了。我年纪也大了,也准备加入老岳的球迷会,跟着去看看,我还没正经看过一场比赛呢。”那时记者与老刘聊到这个话题时,老刘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想来有些失落,老刘的梦想再也实现不了,因为,他再也看不到曾陪伴了八年的南昌衡源的比赛了,或者对他来说,或许以后永远也不会看一场南昌衡源的球了。

  八年车来车往

  大巴司机还在回忆中

  “我现在已经回学校车队报到了,还是干以前的活,接老师上下班。”司机戴向荣一边擦着车,一边跟记者说道。不算温暖的阳光下,小戴的背影有些弯。

  戴向荣,华东交大的司机,“以前专门接送老师,后来,大约是04年吧,徐校长叫我去专门负责接送球队。”时任华东交大副校长徐建,在学校车队里特意挑了小戴,去为球队服务。当时徐建就开着玩笑说:“这小戴别看年轻,驾龄有他小命的一半。”那年,小戴只有34岁。

  “为球队开了八年车,应该说都有感情了吧。以前老板总喜欢坐这边靠窗的位置,王福宝(守门员教练)喜欢坐这里,沈鸣喜欢坐中间,因为有时候他要宣布事情,伦巴就喜欢坐最后,听音乐。”戴向荣领着记者上了车,指着座位一一介绍。其实,他也在回忆。

  “最好玩的是扎马亚(2007年南昌队外援)吧。本来我听说球队大巴一般是不让女的上,以前是扎马亚坐球队大巴,他老婆带着女儿打车,但扎马亚的女儿偏就喜欢坐球队大巴,我说人家才几岁的小丫头,坐就坐吧,结果小姑娘坐的几场还都赢了。”戴向荣似乎完全沉浸于往事的回忆中了。

  小戴说,2009年冲超的时候,球队上半赛季走八一桥,成绩也不好。后来八一桥维修,小戴只能改走英雄大桥,结果球队就赢球了,“好像是赢了沈阳东进吧,结果我们从那开始就一直赢,后来领队就说,以后就走英雄大桥。”再后来的中超两年,球队大巴就再也不走八一桥了,一直走英雄大桥。提起这个段子,爽朗的小戴还是哈哈大笑,“迷信?其实走英雄大桥更快啦,这个不存在,不存在!”

  小戴说,为球队开大巴的八年中,他印象最深的也是南昌队冲超的那场比赛。“我也晓得那场球的意义嘛,所以头天好早就睡的,睡着了,其实我也紧张。”一觉醒来,小戴反复检查了车辆,确保万无一失。“车开到青山湖隧道的时候,就有球迷围上来了,越来越多,当时我就有些害怕,想开快些赶紧甩开球迷吧又怕出事,开慢些吧球迷们又一直在拍打车身,幸好交警很快就来了。”比赛没有悬念,南昌有了中超。“赢了,大家都高兴啊,可是回去的时候就更难开了,洪都大道一条道上都是球迷,我现在都说不上我是怎么开回去的,总之两边全是激动的球迷。当时我也很激动,那会我感觉就跟他们队员是一样的。”

  “唉!怎么说走就走了?”擦完车,小戴拧了拧抹布,长叹了一声,“25号晚上球队还要回来,听说是球员要回来收拾行李。要不到时你也一起来吧,最后坐一趟我的车?”邀请声的背后,是无限的唏嘘。

来源: 足球报
编辑: 刘昌伟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球队简介

南昌衡源足球俱乐部是江西第一支、也是目前唯一的职业球队,前身为上海衡源……【详细】

  · 全家福    ·主客场服装

中超诸强

山东鲁能天津泰达上海申花诺贝尔绿城北京国安大连实德辽宁宏运河南建业长春亚泰江苏舜天 陕西人和 深圳红钻南昌衡源 青岛中能广州恒大 成都谢菲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