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 田径 正文
上海马拉松前百名有64名山东选手遭质疑
大江网·体育频道   2010-02-08 15:15

  本报记者 来扬

  “厦门作弊的事情弄得满城风雨,凭本人参加去年上海和今年厦门比赛的感受,上海的作弊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本人亲眼看见上海有人跑接力!”1月31日晚,网友“road_runner”在跑吧论坛上贴出题为“刚刚看了09上海马拉松的成绩,可疑之极!”的帖子,质疑参加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的山东选手“扎堆儿跑”的现象。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在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男子全程前100名中,共有64名山东籍选手;第101名至第200名之间,山东籍选手有5人。在前100名选手的成绩中,的确存在网友指出的“终点成绩和转折点成绩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况。

  记者进一步查看这些选手的参赛号码,发现前100名的山东籍选手的号码集中在以下几个号段:在994号至1006号之间有9人;2719号至2728号之间有7人;最集中的是2842号到2865号之间的号段,有22人的成绩进入了“百强”,仅有2856号和2861号未跑进前100名。根据“成绩查询”显示,这22人中除1人来自兖州外,其余21人都来自济宁。

  此外,记者在比对了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和2010年厦门马拉松赛的成绩后发现,有两名参加过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的山东籍选手的名字也出现在网友“厦门光辉”最早贴出的“打假分析报告”中。其中,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男子全程第2845号选手严炳尧在2010年厦门马拉松赛的号码是8907,另有3人和他的成绩相同。尽管在冲刺录像中有他的身影,但后来厦门马拉松赛组委会取消了他的成绩和名次。而他在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上的终点成绩与另外4人相同,转折点成绩则与该4人只差1秒。另一名山东籍选手李良在2009年上海马拉松赛上的号码是995号,他在今年厦门马拉松赛的号码是8895号,成绩有效。

  对于山东选手“扎堆儿跑”上海马拉松赛的现象,网友“derek_cat”在跑吧论坛上回帖表示,“上马(即上海马拉松赛——记者注)不是田联的比赛,成绩不需要上报的,过去了就没人看成绩了。”

  2月5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市体育局了解相关情况,被告知马拉松赛组委会有很多工作人员是退休返聘的老同志,目前不在单位。工作人员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以便进一步联络。

  本报北京2月7日电

  相关报道:寻访厦门马拉松作弊者

  “没听说过他跑马拉松”

    本报记者 陈强 实习生 叶珠峰

  在厦门马拉松集体作弊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山东的两个单位——“山东省东方中学”和“山东济南市体工大队”。但是,从报名表上看,以这两个单位名义报名的选手,并不全是山东人,还有来自河南、湖南、江苏等地的学生。也就是说,作弊的网络不仅仅局限在山东。

  在被取消成绩的选手中,至少有两名河南籍的学生,分别是名列第24名的刘思源和名列第41名的姚庆功。

  “只要能把事情办下来,要多少给多少”

  厦门马拉松赛官方网站最初的成绩查询显示,来自山东省东方中学的8897号选手刘思源和8892号选手陈瑞清的成绩都是2小时29分01秒,只比女子冠军的成绩2小时28分53秒慢了8秒钟。但是,细心的网友通过网上视频发现,女子冠军后面紧接着只有一人冲刺过线,并无其他人同时冲刺。冲刺者是8900号,而8900号的成绩从未在官网上出现过。这意味着他带了8892号、8897号的计时芯片,唯独没带自己的计时芯片。从比赛秩序册看,替跑的8900号选手同样来自东方中学,名叫汤化洋。

  2月4日中午,中国青年报记者根据刘思源在报名表上填写的地址,来到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李万乡耿作村。刘思源的爷爷奶奶在家,他们告诉记者,刘刚到外地亲戚家喝喜酒去了。

  记者佯称是和刘“一同参加过比赛的朋友”。问起刘思源的近况,刘的爷爷说,他前一段在开封练散打,前几天才放假回家。

  记者想了解刘在厦门马拉松比赛中的一些情况,刘的爷爷就领着记者到市区一家电动车店找刘的父母。刘的母亲在看店,我们问她是否拿到了厦门马拉松比赛的成绩证明,她说还没有,“听说山东的周老师最近要送过来”。她透露,刘思源今年准备报考河南大学的体育特长生,需要国家一级运动员证书才行。

  记者问她找人替跑花了多少钱?她说不知道,要问孩子他爸爸。记者通过电话和其父刘进才交流得知,刘思源去年在本地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失败后,曾经到山东参加过一个月的体育集训,之后自费到开封体校练跑步和三级跳。

  谈及刘报名参加厦门马拉松比赛的事,刘进才说,这是刘思源母校教体育的李老师帮的忙。李老师对他说,只要能搞到马拉松比赛的好成绩,上大学就可以加分。之后,李老师要走了刘思源的身份证。

  记者问给了李老师多少钱?刘进才说,至今没有给一分钱,“因为现在社会上骗子很多”。但是,“只要他能把事情办下来,要多少给多少”。

  记者按刘家人给的手机号码给刘思源打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3天后,终于接通,对方很警惕地问“你是谁”,记者声称是“厦门马拉松组委会的”,要和他核实情况,对方慌忙说:“你打错了,我叫李峰”,随即关机。

  “这里头没有姚庆功”

  另一名涉嫌作弊的选手是8918号姚庆功,成绩是2小时32分30秒。网友揭露说,在2小时32分30秒到2小时32分32秒之间,短短2秒钟,竟出现了第39名到第49名11个成绩。然而,图片显示,当时只有6个人冲线。显然,有多人不止携带一枚计时芯片跑步。

  与在视频及图片上找不到8897号选手刘思源的情形不同,8918号选手姚庆功出现在6人冲线图的最左边。此人真的是姚庆功本人吗?

  姚庆功在报名表上填写的家庭地址是“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65号体育工作大队”。记者根据他的身份证信息发现,他的家庭地址是在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卫贤镇姚村。

  记者辗转来到浚县卫贤镇姚村,姚庆功的家门紧闭。在找到姚的叔叔家后,记者告诉他是“大学的体育老师”,因为姚庆功的马拉松比赛成绩达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水平,学校准备特招他。

  趁姚的叔叔到外头打电话的机会,记者打开笔记本电脑,把6人冲线的图片展示给姚的婶婶看,她先指认个子最高的8916号选手是姚庆功,随后又改口说是左边个子最矮的那个8918号选手是姚庆功。

  记者再让姚的叔叔看图片,他一口咬定8916号选手是姚庆功。尽管他老婆在一旁说应该是8918号,但他坚持认为是8916号。

  问起姚庆功的现状,姚的叔叔说,自己长期在外地上班,不了解他的情况。于是,他把记者带到附近的姚庆功朋友家。一位小伙子告诉记者,姚庆功高考没考上,之后到郑州练体育去了。他看了看笔记本电脑上的马拉松比赛图片,摇了摇头说:“这里头没有姚庆功。”记者特地指着8918号问他“这个是不是”,他说,个头就不像,姚庆功身高1米82以上,而且“他是练短跑的,没听说过他跑马拉松”。过来凑热闹的老人看了之后也肯定地说:“不像是姚庆功。”

  记者让姚的叔叔联系姚的父亲姚志华,他说他哥哥到外头喝喜酒去了,手机关机。记者向他要了姚志华的手机,结果一拨就通。他和姚志华通话后说,后者正在县城的轮胎厂排队领取电视机,让记者马上过去找。

  大约一个小时后,记者抵达轮胎厂。该厂员工说,姚志华在两个小时前就领到电视机开车离开了。之后,记者多次打手机和姚志华联系,但始终无人接听。两天后,记者再次联系姚的叔叔,他说自己也找不到姚志华夫妇,因为他们至今没有回家。

  本报郑州2月7日电

  “我感觉全是投机取巧”——再访“带队老师”常绍永

  本报记者 郑燕峰

  在这次“厦马”作弊丑闻中,假冒“山东省东方中学”和“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参赛的总共有34名选手,他们都是以个人的方式通过厦门灿星国际旅行社报名的。

  据厦门灿星国际旅行社的经办人小涂介绍,他从组委会领到了以东方中学名义报名的20个选手的号码布和计时芯片,并全给了先期来厦门的“带队老师”常绍永。因为这些选手在报名表上填写的“紧急联系人”都是常绍永。

  据小涂回忆,他们的报名费、订房费和计时芯片的押金都是以常绍永的名义于2009年12月20日从山东兖州一次性汇到旅行社账户上的。而尾款则是一个叫王金的人在比赛之前当面付给小涂的。

  “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的情况也大抵相同。14个报名者的“紧急联系人”写的都是“杨文华”。小涂说,在厦门机场,杨文华交了报名费和计时芯片的押金后,他把14个人的号码布、计时芯片都交给了杨。

  那么常绍永、王金和杨文华是什么关系,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经过多方查证,常绍永和王金都是华东交通大学2005级体育生,刚刚大学毕业,均无固定工作。常绍永是山东德州人,王金是江苏淮阴人。另外,记者通过网络搜索,查到了杨文华的名片,其头衔是华源贸易商行经理,地址在山东省兖州市建设路107号,而名片上的手机号码与马拉松报名表上的完全一样。

  2月7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再次采访了“带队老师”常绍永。

  记者:为什么全国各地报名的都找你?

  常绍永:怎么说呢,我只是一个负责报名的。我原来也没想到要付这么大责任。我今年25岁,刚刚毕业,也没有这个能力集中这么多人到我这儿报名。

  当时说,厦门马拉松报名提前截止了,报够了足够的人数了,不允许再报了。但我通过一个人认识了旅行社的小涂,认识以后,我给一个朋友报了一个名,之后杨文华找到我,问我能不能报名。

  记者:你认识杨文华吗?

  常绍永:我不认识他,是他主动找的我。不过说不认识也认识,之前我们见过面,只知道他叫“华子”,后来才知道他叫杨文华。这个杨文华大概在25岁到30岁之间。他的手机号后四位是4个8,可能是河南的号。

  我说,报名可能需要报名费。我说实话,他们给我500元钱,你们可以随便调查,我觉得500元钱定不了我什么罪吧。这其中,包括140元报名费,还剩下300多元,他们让我去领计时芯片,然后交给杨文华。

  我也希望你们把事情搞个明明白白,我是给他们背了个黑锅,我现在给谁打电话都打不通,你信不信,包括杨文华电话也打不通,包括他两个单位的电话。当时报名是我签的字,因为他们把所有信息资料全发到我手机上来,以后我就按我的名义直接发传真到旅行社。因为他们打给我钱,我就负责这个事。

  当时我说我就不去厦门了,杨文华说,哥哥你拿了我们500元钱,你就替我们跑一趟,到时你把计时芯片交给我就行了,也没你什么事了。

  说实话,这事前前后后就剩了1400元钱。

  记者:你和王金是什么关系?

  常绍永:我叫王金去玩儿去了。说实话。

  记者:你和王金以前是同学?

  常绍永:对对对对。

  记者:大学同学?

  常绍永:对对对对。

  记者:那你是华东交通大学毕业的?

  常绍永:对对对对。

  记者:也是体育生?

  常绍永:对对对对。

  记者:你只是叫他去玩儿?

  常绍永:我是叫他帮我个忙,当时我这不是拿了孩子们的钱了嘛,那天也邪门,我这卡就是转不了账。他在福建的女朋友那儿,我说,你先帮我个忙,先给涂老师放点钱。

  王金是我请过去的。送去报名费,才能给那些孩子领出计时芯片来,完成任务。不给小涂钱,我没法从组委会领出计时芯片,将来那些孩子找我,我的责任比谁都大。

  我是2009年12月31日晚上飞到厦门的。我帮着领出芯片,十几个全部交给杨文华了。之前你们报道中“戴眼镜大高个子”就是我。我当时去比赛现场了,我认识几个人,我旁边穿黑色羽绒服的那个就是王金。

  我做多少事就承担多少责任。该承认错误也承认了,该受的罪也受了,我也给组委会写了道歉信,我保证以后组委会再也见不到常绍永这3个字了。

  是杨文华主动找的我,我不可能主动找他,也不可能找到那么多学生。

  当然,也不是杨文华组织的,这中间有很多亲戚朋友,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弄的。我感觉全是想投机取巧。

  这些孩子现在应该很后悔,我也挺后悔给他们干了这个活儿。我原来以为事情很简单就是报个名,但是说句实在话,我是练体育的,也了解这一块,中间有几个人是为了奖金,有几个人是为了加分。

  本报济南2月7日电

  谁在影响这些高中生的未来

  本报记者 郑燕峰

  2010年厦门马拉松爆出作弊丑闻后,“厦马”组委会在官方网站上重新公布了成绩。由于组委会一直没有公布作弊运动员名单,网友根据原始成绩比对,将涉嫌作弊的运动员及被取消的成绩进行了“草根总结”。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奔走于山东、河南、江苏等省,对部分作弊者进行了追访。

  就是朋友好心帮忙

  据网友曝光,涉嫌作弊者中有两名男子选手“跑”得相当快,只比女子冠军的成绩2小时28分53秒慢了8秒钟。

  2010年厦门马拉松官网最初公布的成绩显示:第23名,8892号,陈瑞清,成绩为2小时29分01秒,来自山东省东方中学。事后根据比赛视频发现,陈涉嫌作弊。

  陈瑞清是谁?根据报名信息,记者追踪到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张山子镇。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记者查实,陈瑞清很小就随父母搬到枣庄市生活,目前是枣庄一所高中的高二学生。为了不影响这名在校生,记者与他的父亲陈治坤取得了联系。

  陈治坤听说有人打听他的儿子是否参加厦门马拉松比赛,“郁闷了一个晚上”,“以为是检察院来查,事情败露了。”

  对于儿子的名字为何出现在厦门马拉松比赛中,他的解释是一位相处了一二十年的老朋友好心帮忙,替孩子考虑,“就是朋友把孩子的身份证要过去报了个名,来回过程不清楚”。

  这位老朋友,陈治坤称其为“张老师”。据陈治坤讲,“张老师”在上海马拉松比赛中就曾替孩子组织过一次,但没办成,听说是替跑的受了伤。

  不过,这次,“张老师”给了老陈一张厦门马拉松比赛的成绩证明,上面有陈瑞清的名字、成绩,但“连公章都没有,也不知真假”。

  “张老师”说,他会拿着这张成绩证明到山东省体育局办一级运动员证书。具体办到什么程度,老陈说他不清楚。但老陈很关心地问,是不是办不成了。

  那么“张老师”是否收了钱,如果收了,又收了多少呢?陈治坤对此的回答是,就是朋友帮忙,朋友花了多少钱,也不知道。

  老陈担心此事会影响孩子。

  “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子组第19名至21名的成绩相同,都是3小时11分07秒,但这一时刻只有两名女选手冲刺。而涉嫌作弊的两名女选手都是来自“山东省东方中学”。

  网友发现,这次女子组被取消成绩的名单中,排在最前面的是1847号杨茜。2月7日,根据报名时的身份证信息,中国青年报记者几经周折,终于通过山东省寿光市田柳镇派出所查找到了杨茜的家庭电话。

  对于记者的提问,杨茜的回答总是“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是否亲自去参加了厦门马拉松?”她说:“不知道。”

  “那你是否报名了?”她答:“不知道。”

  “那是不是你父母帮你报的名?”她答:“也许吧。”

  “你知道是否有人替你跑马拉松?”她再次回答:“不知道。”

  记者随后拨通了杨茜父亲杨秀岭的手机,杨父对记者关于厦门马拉松的问题,给予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他还特意强调说:“我孩子很小,13岁,才上初一。”但此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杨茜承认自己是高三学生,目前就读于寿光市圣都中学。

  随后,记者来到寿光圣都中学。该校校门上悬挂着一块儿“潍坊市培养体育后备人才学校(田径、篮球、排球)”的牌匾,落款是“潍坊市教育局、潍坊市体育局”。

  学校传达室和值班老师都说,这所学校体育生很多。之后记者找到了该校的体育老师于兴礼。在电话中,于老师说,印象中自己教的体育生中没有叫杨茜的女生,特别还是跑马拉松的。

  于老师说,高中阶段的体育生,一般分为高水平运动员和普通体育生,但不管是高水平运动员还是普通体育生,都要参加全省统一的体育考试,达标才行。当然,一级以上运动员可能会免试上大学。

  本报济南2月7日电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笔记本 笔记本电脑 联系方式 视频 投机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 万文婷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 新闻排行榜
>> 体育专题
>> 论坛互动
>> 关注八一衡源
>> 花花体育